登录 | 社区
手机三国在线 > 人物 > 姜维

古名:姜維 (jiāng-wéi)

字:伯约

生卒:202 - 264(63岁)

籍贯:凉州汉阳郡冀(甘肃天水市甘谷县东南)

容貌:暂无相关记载

曾效力过的势力:蜀 

主效势力:

官至:大将军 凉州刺史 假节 平襄侯 

父亲:姜冏

母亲:姜维母

配偶:未知

子女:未知

兄弟姐妹:未知

相关人物:诸葛亮  赵云  郭淮  费祎  钟会  邓艾  夏侯霸  黄皓  阎宇 

姜维 历史简介
幼年丧父和母亲生活,喜爱郑玄的经学,曾为魏中郎将,参天水郡军事。诸葛亮第一次北伐后投蜀汉,因他忠勤时事、思虑精密、敏于军事、即有胆义,又兼心存汉室,故深得诸葛亮的器重。诸葛亮于五丈原病逝后,姜维令杨仪反旗鸣鼓,导致尾追的司马懿退兵。姜维继诸葛亮之略,伺图中原,恢复汉室。又因其熟悉西方风俗,欲以羌胡为羽翼断陇西为蜀汉所有。蒋琬和费祎在位时实行保境安民,姜维每次出兵不过万人,但费祎被刺杀后能实行自己的志向,于是伺机累次兵伐中原,降李简、斩徐质、大破王经,一时挫魏国之威。但也有麹城被夺、段谷及侯和之败。后请刘禅杀专权的宦人黄皓不果,以屯田之名避禍沓中。司马昭大举伐蜀姜维上表请朝廷增援,但黄皓并不理会。姜维为邓艾军所缠,后用计令诸葛绪误以他将袭雍州而得脫,于剑阁拒守钟会十余万大军。奈先有江由守将马邈投降,再有诸葛瞻不听黄崇抢占涪,更战死于绵竹,蜀汉震恐后从投降派谯周之议,后主投降,并敕令姜维也降,将士得知后奋怒斩石。姜维乃佯降于钟会,看出他阴有异志策应他造反,图谋杀会后重扶汉室,乃事败,姜维及妻子皆伏诛。
姜维 演义简介
大将军。文武双全、侍母至孝。初为魏中郎将,诸葛亮欲取天水后姜维识破设伏败赵云,其后更劫了诸葛亮的寨。诸葛亮思其为接班人,并用计令夏侯楙和马遵误以姜维降蜀,姜维走投无路降蜀。姜维深得亮器重,亮授之平生所学。其后历次北伐,姜维出力甚多,比方献计斩费耀胜曹真。及亮卒,姜维继诸葛之略图复汉室,又招纳羌人以断陇西为蜀汉所有。斩魏将徐质取南安。困司马昭于铁笼山,后虽为陈泰用计降服羌兵,开门迎已被魏兵混入的羌援而终败,但败逃中仍然空手接箭反射杀都督郭淮。出狄道,背水大破王经,但其后中邓艾骚扰计而退兵,迁大将军。后为邓艾设计迫入段谷中伏战败,自贬后将军。再出祁山虽扎营于早为邓艾开地道之地,但被劫寨后仍然冷静命令全军迎战,后斗阵胜邓艾。将计就计诛诈降将王瓘,败邓艾丢盔弃甲,越山舍马。被邓艾看出实出洮阳而设伏兵败,得力助手夏侯霸战死。黄浩弄权欲黜姜维,请刘禅杀专权的他不果,以屯田之名避禍沓中。司马昭大举伐蜀姜维上表请朝廷增援,但黄皓并不理会。姜维为邓艾军所缠,后用计令诸葛绪误以他将袭雍州而得脫,于剑阁拒守钟会二十余万大军。奈先有江油守将马邈投降,再有二千破六万,诸葛瞻父子为邓艾斩于绵竹,蜀汉震恐后从投降派谯周之议,后主投降,并敕令姜维也降,将士得知后奋怒斩石。姜维乃佯降于钟会,看出他阴有异志策应他造反,图谋杀会后重扶汉室,乃事败,姜维及妻子皆伏诛,时年五十九。
姜维 历史评价
诸葛亮:“姜伯约忠勤时事,思虑精密,考其所有,永南、季常诸人不如也。其人,凉州上士也”、“姜伯约甚敏於军事,既有胆义,深解兵意。此人心存汉室,而才兼於人。” 廖化:“‘兵不戢,必自焚’,伯约之谓也。智不出敌,而力少於寇,用之无厌,何以能立?诗云“不自我先,不自我后”,今日之事也。” 钟会:“公侯以文武之德,怀迈世之略,功济巴、汉,声暢华夏,远近莫不归名。”、“以伯约比中土名士,公休、太初不能胜也。” 邓艾:“姜维自一时雄儿也,与某相值,故穷耳。” 曹奂:“蜀所恃赖,唯维而已。” 郤正:“姜伯约据上将之重,处群臣之右,宅舍弊薄,资财无馀,侧室无妾媵之亵,后庭无声乐之娱,衣服取供,舆马取备,饮食节制,不奢不约,官给费用,随手消尽;察其所以然者,非以激贪厉浊,抑情自割也,直谓如是为足,不在多求。凡人之谈,常誉成毁败,扶高抑下,咸以姜维投厝无所,身死宗灭,以是贬削,不复料擿,异乎春秋褒贬之义矣。如姜维之乐学不倦,清素节约,自一时之仪表也。” 孙盛:“异哉郤氏之论也!夫士虽百行,操业万殊,至於忠孝义节,百行之冠冕也。姜维策名魏室,而外奔蜀朝,违君徇利,不可谓忠;捐亲苟免,不可谓孝;害加旧邦,不可谓义;败不死难,不可谓节;且德政未敷而疲民以逞,居御侮之任而致敌丧守,於夫智勇,莫可云也:凡斯六者,维无一焉。实有魏之逋臣,亡国之乱相,而云人之仪表,斯亦惑矣。纵维好书而微自藻洁,岂异夫盗者分财之义,而程、郑降阶之善也”、“盛以永和初从安西将军平蜀,见诸故老,及姜维既降之后密与刘禅表疏,说欲伪服事锺会,因杀之以复蜀土,会事不捷,遂至泯灭,蜀人於今伤之。盛以为古人云,非所困而困焉名必辱,非所据而据焉身必危,既辱且危,死其将至,其姜维之谓乎!邓艾之入江由,士众鲜少,维进不能奋节绵竹之下,退不能总帅五将,拥卫蜀主,思后图之计,而乃反覆於逆顺之间,希违情於难冀之会,以衰弱之国,而屡观兵於三秦,已灭之邦,冀理外之奇举,不亦闇哉!” 裴松之:“盛之讥维,又为不当。于时钟会大众既造剑阁,维与诸将列营守险,会不得进,已议还计,全蜀之功,几乎立矣。但邓艾诡道傍入,出於其后,诸葛瞻既败,成都自溃。维若回军救内,则会乘其背。当时之势,焉得两济?而责维不能奋节绵竹,拥卫蜀主,非其理也。会欲尽坑魏将以举大事,授维重兵,使为前驱。若令魏将皆死,兵事在维手,杀会复蜀,不为难矣。夫功成理外,然后为奇,不可以事有差牙,而抑谓不然。设使田单之计,邂逅不会,复可谓之愚闇哉!” 陈寿:“姜维粗有文武,志立功名,而玩众黩旅,明断不周,终致陨毙。老子有云:“治大国者犹烹小鲜。”况於区区蕞尔,而可屡扰乎哉?” 常璩:“姜維才非亮匹,志繼洪軌,民嫌其勞,家國亦喪矣“、”邓艾以疲兵二万,溢出江油。姜维举十万之师,案道南归,艾为成禽。禽艾以讫,复还拒会,则蜀存亡,未可量也。远至五城,使艾轻进,径及成都,兵分家灭,己自招之。然以钟会之略,称为子房,姜维陷之,莫至克捷。筹苄相应,优劣惜哉!” 郭颂:“时蜀官属皆天下英俊,无出维右。” 干宝:“姜维为蜀相,国亡主辱弗之死,而死於锺会之乱,惜哉!非死之难,处死之难也。是以古之烈士,见危授命,投节如归,非不爱死也,固知命之不长而惧不得其所也。”
姜维 个人年表

姜维幼年丧父,和母亲一起生活。他喜爱郑玄的经学,立志要建立功名,便阴养死士,自身却不修布衣之业。在郡中任职上计掾,州府征召他做从事。由於他的父亲姜冏从前做过郡功曹,当时正值羌族、戎族的叛乱,他身卫郡将时战死沙场;郡欲表姜维为将,姜维家本衣冠大姓,不愿为将(见《太平御览》卷215引《魏略》),所以朝廷赐给姜维郎中的官职,参本郡军事。

蜀汉后主建兴六年[公元二二八年]

蜀汉的丞相诸葛亮向祁山进军,当时天水太守马遵恰巧外出巡视,姜维和功曹梁绪、主簿尹赏、主记梁虔等人随行。马遵听说蜀汉军就要到了,而各县都响应,怀疑姜维等人也有贰心,便连夜逃至上邽。姜维等人发觉马遵已逃,他们追赶晚了,到上邽城门前,城门已经关闭,不放他们进去。姜维等人一齐回到冀县,冀县也不让姜维进入。姜维等人就同去拜见诸葛亮。此时马谡却在街亭为张邰所败,诸葛亮把西县一千多户人家和姜维等人迁回蜀汉,所以姜维就同他的母亲失散了。魏军收复冀县后尽得姜维的母亲及妻子,以姜维本无去意,故不没其家,仍保留其官职。

(《魏略》却有另一个说法:马遵领姜维及诸官属随雍州刺史郭淮自西至洛门巡视,当得知诸葛亮已出祁山,郭淮对他说来者不善便东还保上邽。马遵念所其郡治冀县在西偏,又恐吏民响叛,遂亦随郭淮去。姜维请马遵还冀,马遵谓姜维等说:“卿诸人叵复信,皆贼也。”因此各自行程。姜维无奈但家在冀,遂与郡吏上官子修等还冀。冀中吏民见姜维等大喜,便推举他们见诸葛亮。诸葛亮见后大悦,未及遣迎冀县的人前,马谡已为张郃等所破,姜维因此不得还,遂入蜀汉。)

诸葛亮任命姜维为仓曹掾,加官奉义将军,封为当阳亭侯,这时姜维二十七岁。诸葛亮给留府长史张裔、参军蒋琬写信说:“姜伯约忠於职守勤於政务,思考问题精细周密,考查他所具备的才能,李永南(即李邵)、马季常(即马谡)他们都不如他。他是凉州的优秀人才啊。”又说:“须先让他训练中虎步兵五六千人。姜伯约在军事上机敏能干,既有胆色和忠义,又深懂兵法。这个人心裏想着汉室,而才能又超过常人,等他结束了训练军队的任务,应派他到宫中,觐见主上。”

日后收到母亲的信令求当归,姜维说:“良田百顷,不在一亩,但有远志,不在当归也。”

建兴八年[公元二三零年]

迁护军、征西将军。(邓芝任中监军是从诸葛亮屯汉中至诸葛死后,早于姜维降蜀前;《魏延传》记录诸葛亮死后退兵时姜维乃护军,《华阳国志》可作旁证;何况《废李平表》中邓芝仍然是中监军、姜维是护军,所以姜维当为护军)

建兴十二年[公元二三四年]

二月,诸葛亮第五次北伐,並约得吴呼应,孙权号十万攻合肥新城、孙韶入淮、陆逊和诸葛瑾向襄阳。姜维随诸葛亮由斜谷出,两军对峙于五丈原百余日,蜀汉军数度约战,司马懿仍然不出。后诸葛亮送上妇人之服嘲笑司马懿,司马懿大怒上表请战,曹叡遣辛毗杖节为军师以制之。姜维对诸葛亮说:“辛佐治仗节而到,贼不复出矣。”诸葛亮同意,因司马懿本无出战意图,不过示武于魏军将士,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哪有千里请战的道理。

八月,诸葛亮病死于渭南滨。蜀汉军退兵,司马懿尾追。姜维令杨仪反旗鸣鼓,假装向魏军进击,司马懿乃退,不敢逼。姜维返回成都,任右监军、辅汉将军,统率各军,又加封平襄侯。

延熙元年[公元二三八年]

姜维随大将军蒋琬驻汉中。

延熙二年[公元二三九年]

蒋琬迁为大司马,以姜维为司马,姜维数率偏军西入魏境。

延熙三年[公元二四零年]

姜维出陇西,郭淮遂进军,追至强中,姜维退。

延熙五年[公元二四二年]

监军姜维督偏军自汉中还屯涪县。

延熙六年[公元二四三年]

蒋琬上疏以凉州为胡塞之要,宜以姜维为凉州刺史,衔持河右,因此姜维迁镇西大将军,领凉州刺史。

延熙十年[公元二四七年]

迁卫将军,与大将军费祎共录尚书事。陇西、南安、金城、西平诸羌饿何、烧戈、伐同、蛾遮塞等相结叛魏,攻围城邑,南招蜀汉,凉州胡王治无戴复叛应之。姜维遂出兵陇西,讨蜀护军夏侯霸屯为翅,当郭淮援军将至时姜维退兵。郭淮因此进讨叛羌,斩饿何、烧戈,降服者万余落。

这年,汶山平康夷反,姜维率众讨定。(迎诸胡和讨汶山两事,《姜维传》和《后主传》的敍事次序各有不同,从《后主传》)

延熙十一年[公元二四八年]

治无戴和令居胡为郭淮所破,姜维出石营,经过强川,西迎治无戴,留阴平太守廖化于成重山筑城保护降羌。郭淮出其不意,别遣夏侯霸等追姜维于沓中,自率诸军攻廖化等。姜维果然还救廖化,断蜀和叛羌合陇之势。最后姜维把归降的凉州胡王白虎文、治无戴等,领他们的部落回蜀并安置下来。

(《姜维传》和《后主传》把凉州降胡并置于蜀这事,敍述于发生的该年,但讨平这场叛乱的魏主帅郭淮的本传所记,是夸年的。而且《郭淮传》所述远较《蜀书》为详尽,最终结果也不是蜀胜利,把整件事一同于某年简略记录也是史家採用的记录手法,像曹操诸将的从讨二袁于黎阳,战事是建安七年开始但直至八年二月才攻黎阳。故採纳《郭淮传》)

延熙十二年[公元二四九年]

姜维还,假节。魏发生高平陵之变,以司马懿铲除曹爽一党告终。后来朝延征召曹爽的姑子、征西将军夏侯玄入朝,夏侯霸更加自疑,加上替代者乃和他素不和的郭淮,于是便降蜀,姜维问:“司马懿既当权,有沒有伐蜀之志呢?”夏侯霸回答:“他才刚于魏建立自己的势力,还未能顾及外事。但有一人名钟士季(即钟会),他现在虽然年轻,但终会成为吴、蜀之忧,但不是非常之人也不能用他。”

秋,姜维复出西平,依麹山筑二城,使牙门将句安、李歆等守之,以羌胡为助力侵逼诸郡。魏雍州刺史陈泰向征西将军郭淮建议麹城虽固但离蜀险远必须运粮;羌夷患姜维的劳役未必肯附,围城便可兵不血刃而拔。因此郭淮令陈泰率讨蜀护军徐质、南安太守邓艾等断麹城粮道与水源,麹城只能熔雪为水。姜维引兵出自牛头山与陈泰相拒,陈泰不与其战并向郭淮献计,郭淮可至牛头断其退路,郭淮纳计并实行,姜维惧而退兵,句安等降。郭淮想乘胜击西羌而为邓艾所劝,指出姜维未走远或会回来,宜派兵守备,便留屯白水北岸。三天后姜维遣廖化在白水南岸扎营但为邓艾察知其以廖化为牵制,令姜维能东袭洮城的意图。邓艾在当夜秘密行军直接赶到洮城,姜维果然前来渡河,但为邓艾抢先据守洮城,姜维退兵。

姜维自以为熟悉西方的风俗民情,又自恃才武,想引诱各羌、胡部族作为羽翼,说自陇山以西的地区可以截断并为蜀汉占有。每次想要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时,费伟祎常常限制他而不听从他的建议,拨给他的军队不超过一万人。费祎对姜维说:“我等才能不如诸葛丞相太多了;丞相犹不能克定中原,何况我等呢!还不如保境安民,敬守社稷,这样的功业才是我等能办的,不要以希望或侥幸而决定成败于一举。若不事情不如意,追悔莫及。”

延熙十三年[公元二五零年]

姜维复出西平,不克而还。

延熙十六年[公元二五三年]

正月,费祎为魏降人郭循所刺杀,姜维至此可以行其志。吴的太傅诸葛恪自从东兴之战得胜后便有轻敌之心,又想大举进攻,特派遣司马李衡前往蜀汉去游说姜维,约他同时举兵,说道:“古人有言:圣人不能造成时机,但时机到了也不可失掉。现在敌国政权掌握在私人的家门(指司马氏),内外猜疑隔阂,军队在外边刚打败仗,人民在里面埋怨。自从曹操以来,他们被灭亡的迹象,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明显过。如果大举进攻,吴国从东面打,蜀汉从西面进,他们救了西线则东线空虚,重了东线则轻了西线。我们以实力雄厚之师,乘虚轻之敌,打败他们是必然的。”姜维同意。

夏,诸葛恪率二十万攻淮南,围合肥新城;姜维率数万人出石营,经董亭,围南安。司马师问计于虞松,他看出诸葛恪攻坚城如不下,师老众疲后会自退;姜维手握重兵只以县军响应,不是大患。所以只需全力救东线,令关中诸将出其不意的急援,姜维自退。司马师听从后令陈泰解围,当陈泰至洛门时,姜维粮尽退还。诸葛恪也攻不下张特三千余所守的合肥新城,加上疫疾,死伤慘重,吴人怨恨极重,其后诸葛恪为孙峻所杀。

延熙十七年[公元二五四年]

正月,姜维还成都,加督中外军事。六月,复出陇西,守狄道长李简举县而降。姜维进围襄武,斩破魏将徐质,姜维乘胜拔河关、狄道、临洮三县民还,使居于绵竹及繁县。

延熙十八年[公元二五五年]

春,姜维还成都,复议出征,征西大将军张翼谏小国不宜穷兵黜武,姜维不听。夏,率车骑将军夏侯霸等俱出狄道,大破魏雍州刺史王经於洮西,王经军死者数万人(《华阳国志》从《姜维传》所述,但《通鉴》则从《张翼传》所写的死于洮水者以万计),王经退保狄道。张翼再谏可以停止不宜复进,进或毀此大功,姜维大怒说这是为蛇添足,进而围之。继任大将军司马师的之弟司马昭,命邓艾与陈泰并力抗击蜀汉军,并遣太尉司马孚为后援。陈泰与邓艾军会合后,分三路进至陇西,避开蜀汉军,出其不意地绕过高城岭,进至狄道东南山上,燃火击鼓与城内联络,守军见援军至,士气大振。姜维督军沿山进攻,被魏军击退。陈泰扬言截断蜀汉军退路,蜀军震恐,遂赶忙撤军退走钟题,狄道之围乃得解。

自张翼有异论,姜维心便与张翼不善,但又常率领其同行,张翼亦不得已而往。

延熙十九年[公元二五六年]

春,就迁维为大将军。姜维更整勒戎马,复向祁山进军,听说邓艾已有防备,就返回从董亭向南安进攻,邓艾闻之随即迅速率领军到南安附近的武城山据险而守。姜维和邓艾争夺险要,没能攻下,当晚,姜维渡过渭水向东行进,沿着山路向上邽进攻,又出奇兵,于上邽南面的段谷截击姜维。段谷之战,蜀将胡济失期未至,姜维独木难支,邓艾大破姜维。蜀汉军士卒溃散,受到了歼灭性打击。兵士因此抱怨指摘,而陇山以西地区也骚乱动荡不安;姜维引咎自责,请求对自己贬官削爵。贬为后将军,代理大将军事务。

延熙二十年[公元二五七年]

魏征东大将军诸葛诞联合东吴起兵于淮南,司马昭急调关中兵东下讨之,姜维借机率兵数万出骆谷,到达沈岭。当时魏军在长城积存大量军粮,且防守薄弱,恐姜维袭夺,征西将军司马望拒守,邓艾也自陇右会于长城。姜维军进至芒水,依山为营。邓艾、司马望率军近水筑寨。姜维多次挑战,司马望等坚守不出,两军长期对峙。

景耀元年[公元二五八年]

诸葛诞败亡,姜维见大势已去,乃还成都。复拜为大将军。宦人黄皓与尚书令陈祗勾结,从始预政。姜维虽班在陈祗之右但权任尚不如,蜀人无不追思董允。当时连年战事百姓疲弊,谯周作《仇国论》以谏时弊。

当初刘备留魏延镇守汉中,遣兵建立很多在外的营围据点来抵御外敌,令敌如前来就使他们无法攻入。兴势之战时,王平拒御曹爽十万魏军就是沿袭了这种做法。姜维建议,认为交错防守各营围,虽然合乎《周易》所说的“重门”,即设置数层门,击梆巡夜防备敌人袭击的道理,但仅能防御敌人,不能获得重大胜利。不如在听说敌人将至时,各营围集结军队、聚积粮食,退防守汉、乐二城,使敌军不能进入平原地带,并且在重要关口驻军守卫御敌。有事情发生的时候,命令游动部队一同前进来窥探敌军虚实。敌人攻不下关塞,荒野中没有散落的粮食,敌人军粮远隔千里,自然会疲惫困乏。他们撤退的时候,然後各城一起出兵,和游动作战部队合力攻击敌军,这是消灭敌人的策略。于是命令汉中都督胡济退驻汉寿,监军王含守乐城,护军蒋斌守汉城,又在西安、建威、武卫、石门、武城、建昌、临远都建立营阂守备。

景耀五年[公元二六二年]

姜维进犯至洮阳,邓艾率兵在洮阳以东侯和设阵,终破姜维。姜维本非蜀人,托身蜀国,且“累年攻战,功绩不立”,故此颇遭非议。宦官黄皓阴欲废姜维以阎宇代替,姜维恶黄皓恣擅,向刘禅建议杀之。后主曰:“黄皓不过乃一小臣耳,以前董允也切齿,吾常恨之,君何足介意!”姜维见黄皓枝附叶连,惧于失言,逊辞而出。尽管后主敕皓诣姜维陈谢,姜维还是率军前往沓中驻扎屯田避祸,不复还成都。

景耀六年[公元二六三年]

司马昭伐蜀,出兵十八万,由他本人全面指挥调度,令征西将军邓艾自狄道率三万余人拖住姜维于沓中;雍州刺史诸葛绪率三万余人截住姜维,使他无法返回。镇西将军钟会率十余万人、督前将军李辅、征蜀护军胡烈等自骆谷袭汉中。得知后姜维上奏表给刘禅:“听说钟会在关中整训军队,谋划进攻我们,应派遣张翼、廖化统率各军分守阳安关口、阴平桥头以防患於未然。”黄皓相信魁巫的话,认为敌人终究不会前来,禀告刘禅停止进行此事,而众位大臣也不知道此事。

八月,当钟会就要进入骆谷,邓艾快要进入沓中时,朝廷才派右车骑将军廖化前往沓中增援姜维,左车骑将军张翼、辅国大将军董厥等人前往阳安关口作为诸围守的外援。再敕诸围皆不得战,退保汉、乐二城,城中各有兵五千人。张翼、董厥北至阴平,姜维闻诸葛绪将向建威,留住月余待之。

九月,钟会使前将军李辅统万人围王含于乐城,护军荀恺围蒋斌于汉城。自己西向阳安口,使前锋护军胡烈攻关口,蜀汉守将蒋舒开门而降,傅佥战死。攻下关口后钟会长驱直进尽得库藏积谷。姜维听说钟会各军已进入汉中,带领军队撤回。杨欣等人追赶至强川口,双方大战一场,姜维战败逃跑。听说诸葛绪拦住了返回的道路,驻扎在桥头,便从孔函谷进入北道,想绕到雍州刺史诸葛绪的背后。诸葛绪听说后,后撤三十里。姜维进入北道三十多里,听说诸葛绪后撤,随即返回,从桥头经过,诸葛绪又赶去堵截姜维,晚到了一天没追上。张翼、董厥刚到汉寿,姜维、廖化也放弃阴平退回,恰好张翼,董厥会合,一起退守剑阁。钟会给姜维写信说:“公侯您有着文德武功,身怀盖世的谋略,在巴蜀、汉中建立了功业,名声传扬中原大地,远近的人无不慕名而来归附您。每每忆起从前,我们曾经共同承受魏国深广的教化,像吴国的季札和郑国的子产那样的情谊才比得止这种友好。”姜维不答,只是列营守险。

十月,蜀汉向吴求救,吴以丁奉攻寿春、留平和施绩于南郡商议用兵方向、丁封和孙异向沔中以救蜀汉。钟会不能克剑阁,由于路程险远运粮困难,商议归还。邓艾此时上书建议从阴平出兵,钟会遣田章从剑阁西出江由。未至百里,田章先破蜀汉伏兵三校。邓艾使田章先行,后长驱直前。邓艾率两万人从阴平取道经过没有人烟的地方七百多里,终至江由,蜀汉守将马邈竟然投降。诸葛瞻不纳黄崇抢据涪的建议退守绵竹,其后为邓艾所败并战死。百姓闻邓艾已入成都平原惊恐山野,朝廷无法禁止。大臣商量去向,最终投降派谯周获胜,后主率大臣请降,邓艾占据成都。

姜维等人最初听说诸葛瞻战败,有传闻刘禅想要坚守成都,有传闻刘禅想东到吴国,有传闻刘禅想南下建宁,于是姜维带领军队经过广汉、郪道去察明虚实;不久接到刘禅的敕令,就放下了武器和战甲,去涪县的魏军营向钟会投降,将士们得知后皆很愤怒,拔出刀砍向石头。钟会对姜维说:“何故来何?”姜维正色流涕说:“今日见此为速矣!”钟会甚奇,便厚待姜维等,把他们的印玺、令号、符节、车盖暂且都交还给他们。吴人闻蜀汉已亡,乃罢丁奉诸路兵。

十二月,钟会内心怀有叛离之志,姜维已有所察觉,就想促成他的作乱,于是就劝说钟会:“听说您自淮南之战以来,计策从未有过失误,司马氏能够昌盛,全依赖您的力量。如今又平定了蜀国,威德振世,百姓颂扬您的功劳,主上畏惧您的谋略,您还想因此安然而归吗?何不效法陶朱公范蠡泛舟湖上远避是非,以保全自己的功名性命呢!”钟会说:“您说的太远了,我不能离开。而且从现在的形势看,还没有到这种地步。”姜维说:“其他的事情凭您的智慧、力量就能做到,用不着我多说了。”从此他们俩感情融洽关系密切,出则同车,坐则同席。钟会因邓艾承旨专权行事,就与卫瓘一起密报邓艾有谋反的表现。钟会善于摹仿别人的字体,就在剑阁拦截了邓艾的奏章和上报事情的书信,改写了其中的话,让言辞狂悖傲慢,有很多居功自夸之处,同时又毁掉晋公司马昭的回信,亲手重新再写以使邓艾生疑。

魏陈留王景元五年[公元二六四年]

钟会对长史杜预说:“拿伯约和中原的名士相比,诸葛公休(即诸葛诞)、夏侯太初(即夏侯玄)也不能超过他。”

正月十五日,钟会到了成都,派人把早已为司马昭所令而被关押的邓艾押送京师。钟会所忌惮者只有邓艾,邓艾父子既已被擒,钟会则独自统领大众,威震西土,于是下定决心阴谋反叛。钟会想让姜维率五万人出斜谷为前锋,自己率领大众跟随其后。到长安后命令骑兵从陆路走,步兵从水路顺流从渭水进入黄河,会合于洛阳,终平定天下。恰在此时,钟会收到了晋公的信,信中说:“恐怕邓艾不甘心接受惩处,现已派遣中护军贾充率领步骑兵一万人直接进斜谷,驻扎在乐城,我亲自率十万人驻扎在长安,近日即可相见。”钟会接到书信大惊失色,叫来亲信之人对他们说:“如果只取邓艾,相国知道我能独自办理;如今带来重兵,必定觉察到我有变异,我们应当迅速发难。事情成功了,就可得天下;不成功,就可以退保蜀汉,仍可作个刘备一样的人。”

十六日,姜维想让钟会杀尽从北方来的诸将,自己再借机杀掉钟会,全部坑杀魏国兵士,重立汉室。他给刘禅写密信说:“希望陛下再忍受数日之辱,我要让国家危而复安,日月幽而复明。”钟会想听从姜维的意见诛杀诸将,但仍犹豫不决。此谋最终事泄。

十八日,中午时分,胡渊率领其父胡烈的兵士擂鼓而出,各军也都不约而同地呐喊着跑出来,竟然连督促之人都没有,就争先恐后地跑向城里。当时钟会正在给姜维铠甲兵器,报告说外面有汹汹嘈杂之声,好象是失火似的,一会儿,又报告说有兵跑往城里。钟会大惊,问姜维说:“兵来似乎是想作乱,应当怎么办?”姜维说:“只能攻击他们!”钟会派兵去杀那些被关起来的牙门将、郡守,而里面的人都拿起几案顶住门,兵士砍门却砍不破。过了一会儿,城外的人爬着梯子登上城墙,有的人焚烧城内的屋子,兵士们像蚂蚁那样乱哄哄地涌进来,箭如雨下,那些牙门将、郡守都从屋子上爬出来,与他们手下的军士汇合在一处。姜维带着钟会左右拼杀,亲手杀死五六人,众人格杀了姜维,被剖,胆如升大。魏军又杀死了钟会和姜维的妻子儿女。

相关文章

· 司马家族取代曹魏时,司马孚为何痛哭流涕

· 刘备为什么不用马超?

· 蜀汉为何在两个月内就亡国?

· 刘禅追谥尚欠赵云一个正点

· 灭蜀名将邓艾钟会惨死谁之手

· 蜀汉最猛军团的末代统帅张嶷

相关问策

· 关于东吴为什么不北伐

· 马谡失街亭对于蜀国的意义有多大?

· 关于于禁投降?

· 诸葛亮说姜维“心存汉室”是什么意思?

· 蜀汉后期大将有个叫阎宇的人,他的结局是什么?

· 诸葛亮为什么信任姜维,而不信任魏延。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