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社区
手机三国在线 > 人物 > 羊祜

古名:羊祜 (yáng-hù)

字:叔子

生卒:221 - 278(58岁)

籍贯:兖州泰山郡平阳(山东泰安市新泰)

容貌:身长七尺三寸,美须眉。

曾效力过的势力:魏   西晋 

主效势力:西晋

官至:征南大将军 南城侯 

父亲:羊衜[魏]

母亲:蔡氏

配偶:未知

子女:未知

兄弟姐妹:羊发 羊承 

相关人物:陆抗  杜预  王濬  司马炎 

羊祜 历史简介
蔡邕外孙,司马师的妻弟。西晋开国元勋,博学能文,清廉正直,娶夏侯霸之女为妻。曾拒绝曹爽和司马昭的多次征辟,后为朝廷公车征拜。司马昭建五等爵制时以功封为钜平子,与荀勖一起共掌机密。晋代魏后司马炎有吞吴之心,乃命羊祜坐镇襄阳都督荆州诸军事。在之后的十年里,羊祜屯田兴学,以德怀柔,深得军民之心;一方面又缮甲训卒,广为戎备,做好了伐吴的军事和物质准备,并在吴将陆抗去世后上表奏请伐吴,却遭到了众大臣的反对。咸宁四年,羊祜抱病回洛阳,同年十一月病故,并在临终前举荐杜预自代。
羊祜 演义简介
孙皓即位后暴虐无道,更听信妖言不自量力地令陆抗部兵屯江口,以图襄阳。晋武帝司马炎即降诏宣谕羊祜整点军马,预备迎敌。在之后的两军对垒时期,羊祜屯田积粮,怀柔招徕,深得东吴军民之心,并同陆抗互通使节,发展私交,两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孙皓知陆抗据兵不进,遂罢其兵权。此时羊祜见吴有可乘之机,乃作表遣人往洛阳请伐吴,却遭到贾充、荀勖、冯紞三人的强烈反对,晋主于是没有听从羊祜的建议。咸宁四年十一月抱憾而终。
羊祜 历史评价
泰始之际,人祇呈贶,羊公起平吴之策,其见天地之心焉。昔齐有黔夫,燕人祭北门之鬼;赵有李牧,秦王罢东并之势。桑枝不竞,瓜润空惭。垂大信于南服,倾吴人于汉渚,江衢如砥,襁袂同归。而在乎成功弗居,幅巾穷巷,落落焉其有风飚者也。《晋书·羊祜传》 汉池西险,吴江左回。羊公恩信,百万归来。《晋书·羊祜传》 抗与羊祜推侨、札之好。抗尝遗祜酒,祜饮之不疑。抗有疾,祜馈之药,抗亦推心服之。于时以为华元、子反复见於今。《晋阳秋》 “不见襄阳登览,磨灭游人无数,遗恨黯难收。叔子独千载,名与汉江流。”陆游《水调歌头·多景楼》。
羊祜 个人年表
羊祜出身于汉魏时期的名门士族之家,祖父羊续汉末曾任南阳太守,父亲羊衜则在曹魏时期出任上党太守,母亲乃汉末名儒蔡邕之女,姐姐羊徽瑜更是司马师续弦之妻,史称“景献皇后”。
羊祜虽然年十二丧父,却在能言之年就开始被父亲教之以典范的文章,到了九岁,羊衜又向他传授《诗》、《书》,在严格的家学教育下,终使羊祜克绍箕裘,成为一代贤才。

[245年前后]:
此时曹爽当权,羊祜和王沈一起被爽征辟。沈劝羊祜应命就职,祜曰:“委质事人,复何容易。”于是没有出仕。
其实之前羊祜已被多次征召,由于当时明争暗斗的曹氏(羊祜娶夏侯霸之女)和司马氏(羊徽瑜嫁于司马师为妻)都同羊祜有姻亲关系,被他一一拒绝,这可能是他选择回避的主要原因。

[249年]:
曹爽死后,多人受到株连,当时应命就职的王沈也被免职。此时王沈服祜之远见,羊祜还是谦虚地回答:“此非始虑所及。”
这时羊祜的岳父夏侯霸怕遭受株连降蜀,其亲属大都断绝了和夏侯家的关系,只有羊祜对其家属安慰体恤更胜于平日。

[255年]:
司马昭任大将军,对羊祜再次征辟,还是没有应命。同年被公车征拜为中书侍郎,不久就升任给事中、黄门郎。

[260年]:
陈留王曹奂即位,赐爵关内侯,食邑百户。改任秘书监。

[264年]:
司马昭奏请建立五等爵制,羊祜以功封钜平子,食邑六百户。
同年拜相国从事中郎,与荀勖一起共掌司马炎的机密。又迁中领军,统领御林军,兼管内外政事。

[266年]:
司马炎受禅代魏后,羊祜有扶立之功,进号中军将军,加散骑常侍,改封郡公,食邑三千户。祜固让封公,于是由本爵钜平子进封为侯,设置郎中令,备设九官之职,并授予夫人印绶。
羊祜劝晋武帝司马炎守三年之丧,不听。泰始初年又升任尚书右仆射,卫将军。

[268年]:
大司马石苞被诬谋反,羊祜担保石苞不会叛变,司马炎不信。

[269年]:
晋武帝有吞吴之志,以羊祜都督荆州诸军事、假节,并保留散骑常侍、卫将军不变,出镇襄阳。
羊祜到任后,着力经略荆州,休养生息,屯田兴学,怀柔招徕,安抚百姓,深得军民之心。在军事上用奇计使吴国撤掉了对襄阳威胁最大的石城(今钟祥县治)驻军,有力地控制了东吴夏郡(今鄂州)在汉水东、长江北的大片土地。晋武帝下诏撤销江北都督,拜羊祜为南中郎将,并把原属部队划归为祜统帅,使其兵力扩大到八万多人。羊祜抽调其中的四万人垦田八百余顷,改变了初到荆州无百日之粮的窘境,到后来使八万荆州士兵积有十年余粮。
不久加封车骑将军,开府如三司之仪,羊祜上表坚决推辞,但没有得到允许。

[270年]:
吴拜陆抗都督荆州诸军事,引起羊祜的高度警惕。羊祜开始加紧在荆州的戎备。

[272年]:
冬,吴西陵督步阐举城降晋,陆抗闻讯立即派兵围攻西陵(今湖北宜昌东南,西陵峡口)。晋武帝命羊祜和巴东监军徐胤分别率军攻打江陵(今湖北江陵)和建平(今四川巫县),从东西两面分散陆抗的兵力,以实现由荆州刺史杨肇直接去西陵援救步阐的计划。但陆抗破坏了江陵以北的道路,羊祜五万大军的粮秣运输发生困难,加之江陵城防坚固,守将张咸按陆抗的命令固守城池,又有公安督孙遵在南岸抵御进攻,羊祜顿兵城下,不能前进。杨肇兵少粮悬,被陆抗击败,步阐城陷族诛。此战之后,羊祜被奏贬为平南将军。
羊祜在边境,得名素著,在朝中却每遭低回。他正直忠贞,嫉恶如仇,毫无私念,因而颇受荀勖、冯紞等人的忌恨。王衍是羊祜的堂甥,曾来陈说事情,言辞华丽,雄辩滔滔。羊祜很不以为然,王衍拂衣而去。西陵之战,羊祜曾要按军法处斩王戎。所以,王戎和王衍都怨恨他,言谈中常攻击羊祜。时人有言:“二王当国,羊公无德。”

[276年]:
冬十月,晋武帝改封羊祜为征南大将军,恢复其贬降前的一切职权。
在此之前羊祜曾密表司马炎,极力肯定益州刺史王濬的军事才能,使晋武帝留任王濬监益州诸军事,加龙骧将军,并秘密命他修造战船,为顺流伐吴作准备。
羊祜本人也命令部将缮甲训卒,广为戎备。经过七年的练兵和各项物质准备,荆州边界的晋军实力远远超过了吴军,而两年前吴军主帅陆抗病死,吴国境内又因为吴主孙皓的高压统治使各种矛盾日益激化。这表明晋灭吴的条件和时机已经成熟。
羊祜不失时机的上疏请求伐吴,此疏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请伐吴疏》。奏疏得到了司马炎的肯定,却遭到了朝内其他大臣的反对,权臣贾充、荀勖、冯紞等人的态度尤为激烈。他们提出西北地区的鲜卑未定,不应该两线作战。只有度支尚书杜预、中书令张华等少数人赞同。
恰逢晋军在秦、凉屡有败绩,羊祜遂再次上表:“吴平则胡自定,但当速济大功耳。”但还是遭到大部分人的反对,祜叹曰:“天下不如意事十常居七、八。天与不取,岂非更事者恨于后时哉!”

[277年]:
晋武帝下诏封羊祜为南城侯,设置相的官职,与郡公同级。羊祜坚辞不受,帝许之。
羊祜每逢晋升,都十分诚恳的退让,因此名德远播,朝野尊仰,都以为它应该居于宰辅之位。晋武帝当时正有兼并之志,要依仗羊祜来主持东南的局面,所以搁置了请他入相之议。
冬十二月,吴夏口都督孙慎侵入西晋边界,掠走弋阳、江夏等地上千家人口。羊祜没有派兵进行追击。事后,晋武帝派人追查原因,并打算移徙荆州的治所。祜曰:“江夏去襄阳八百里,比知贼问,贼去亦已经日矣。步军方往,安能救之哉!劳师以免责,恐非事宜也。昔魏武帝置都督,类皆与州相近,以兵势好合恶离。疆埸之间,一彼一此,慎守而已,古之善教也。若辄徙州,贼出无常,亦未知州之所宜据也。”使者不能诘。

[278年]:
八月,羊祜染病,请求入朝。返回洛阳正逢景献皇后羊徽瑜去世,羊祜十分悲痛,病情更加严重。晋武帝下诏,命他抱病入见,并让他乘坐辇车上殿,不必跪拜,备受优礼。羊祜则再一次向司马炎陈述了伐吴的主张。
后来羊祜病重不能入朝,晋武帝专门派中书令张华前去咨询方略,并要求羊祜带病伐吴,羊祜婉言拒绝。
十一月羊祜病逝,享年五十八岁,并在临终前举荐杜预自代。
羊祜死后,举天皆哀。晋武帝亲着丧服痛哭,时值寒冬,武帝的泪水流到鬓须上都结成了冰。
荆州百姓在集市之日闻之羊祜的死讯,罢市痛哭,街巷悲声相属,连绵不断;吴国守边将士也为之落泪。可惜羊祜无子,以兄发子篇奉祜嗣。

羊祜的仁德流芳后世。襄阳的百姓为纪念他特地在羊祜生前喜欢游憩的岘山上刻下石碑,建立庙宇,按时祭祀。由于人们一看见石碑就会忍不住伤心落泪,杜预因此称之为“堕泪碑”。
荆州人为了避羊祜的名讳,把房屋的“户”都改叫为“门” ,另把户曹也改为辞曹。
羊祜生前有很多著述,有名的有《晋书·羊祜传》记载的《老子传》和《请伐吴疏》,另外他还受命修撰《晋礼》、《晋律》,对晋朝典制创立多有贡献。
晋灭吴的战争结束了汉末以来长期的分裂割据状态,使中国重归一统。羊祜虽然没有亲自参加这次战争,但他为规划、准备这场战争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相关文章

· 三国时的婚姻生态:张飞强娶曹操堂侄女?

· 司马家族取代曹魏时,司马孚为何痛哭流涕

· 羊祜《平吴疏》的战略决策思维

· 司马家族取代曹魏时,司马孚为何痛哭流涕

· 见识不输家族男子的三国才女

· 孙吴政权

相关问策

· 晋武帝离开了羊祜,伐吴是不是都没有一点信心?

· 羊祜的缺点是什么啊?

· 求西晋名将羊祜-坠泪碑的资料(包括古今各类传说)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