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社区
手机三国在线 > 人物 > 周瑜

古名:周瑜 (zhōu-yú)

字:公瑾

生卒:175 - 210(36岁)

籍贯:扬州庐江郡舒(安徽合肥市庐江县西南)

容貌:长壮有姿貌

曾效力过的势力:吴   袁术 

主效势力:

官至:偏将军 南郡太守 

父亲:周异

母亲:未知

配偶:小乔 

子女:周循  周胤  周氏 

兄弟姐妹:未知

相关人物:孙策  袁术  刘勋  小乔  孙权  鲁肃  程普  曹操  刘备  吕蒙  诸葛亮 

周瑜 历史简介
自幼与孙策交好,孙策于袁术麾下初崛起时曾随之扫荡江东。后来回去镇守丹阳。袁术心慕周瑜的才干,欲聘周瑜为将,但是周瑜以袁术难成大事而拒绝。其后设法投奔孙策,为中郎将,孙策相待甚厚,又同时迎娶有「国色」之称的二乔,成为连襟。孙策遇刺身亡后,周瑜与张昭一起共同辅佐孙权,为中护军,执掌军政大事。赤壁大战期间,力主拒曹,而指挥全军在乌林迎击曹军取得胜利。赤壁大战之后,周瑜谏议孙权将刘备安抚在吴郡,以美女和玩物消磨其意志,但孙权未采纳。孙权后来采纳周瑜的谏议,拟出兵攻取蜀地,消灭张鲁,然后消灭曹操,周瑜在江陵进行军事准备时死于巴陵,时年三十六岁。孙权曾为其素服吊丧。周瑜性情开朗,气度宽宏,深得维恩显着。精通乐律,即使在醉酒时也能听出音律的错误。
周瑜 演义简介
偏将军、南郡太守。自幼与孙策交好,策离袁术讨江东,瑜引兵从之。为中郎将,孙策相待甚厚,又同娶二乔。策临终,嘱弟权曰:“外事不决,可问周瑜”。瑜奔丧还吴,与张昭共佐权,并荐鲁肃等,掌军政大事。赤壁战前,瑜自鄱阳归。力主战曹,后于群英会戏蒋干、怒打黄盖行诈降计、后火烧曹军,大败之。后下南郡与曹仁相持,中箭负伤,与诸葛亮较智斗,定假涂灭虢等计,皆为亮破,后气死于巴陵,年三十六岁。临终,上书荐鲁肃代其位,权为其素服吊丧。
周瑜 历史评价
孙权:“公瑾雄烈,胆略兼人,遂破孟德,开拓荆州,邈焉难继,君今继之。……子明……学问开益,筹略奇至,可以次于公瑾,但言议英发不及之耳”、“孤非周公瑾,不帝矣”、“公瑾有王佐之资,今忽短命,孤何赖哉?” 诸葛瑾、步骘:“臣窃以瑜昔见宠任,入作心膂,出为爪牙,衔命出征,身当矢石,尽节用命,视死如归,故能摧曹操于乌林,走曹仁于郢都,扬国威德,华夏是震,蠢尔蛮荆,莫不宾服,虽周之方叔,汉之信、布,诚无以尚也。” 时人:“曲有误,周郎顾。” 蒋干:“雅量高致,非言辞所闲。” 刘备:“公瑾文武筹略,万人之英,顾其器量广大,恐不久为人臣耳。” 孙策:“吾得卿,谐也”、“周公瑾英俊异才,与孤有总角之好,骨肉之分。如前在丹杨,发众及船粮以济大事,论德酬功,此未足以报者也。” 程普:“与周公瑾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 王朗:“谋无不成,规无不细。” 陈寿:“建独断之明,出众人之表,实奇才也。”“性度恢廓,大率为得人……曹公乘汉相之资,挟天子而扫群桀……于时议者莫不疑贰。周瑜、鲁肃建独断之明,出众人之表,实奇才也。” 陆机:“饬法修师,则威德翕赫。宾礼名贤,而张公为之雄;交御豪俊,而周瑜为之杰。彼二君子皆弘敏而多奇,雅达而聪哲,故同方者以类附,等契者以气集,江东盖多士矣。”   萧常:“孙策征刘繇,济于横江,大破之于牛渚。周瑜从攻横江当利及东渡击枺陵,则知在江北。或曰:此功为大,每以语简而忽之,遂令乌林之役独传。” 卢弼:“公瑾生长江、淮,谙识险要,出入彭、蠡,久涉波涛,熟筹彼我,用能以寡击众,遁走阿瞒,一战而霸,克建大勋,玄德谓为本文武筹略,万人之英者,岂虚语哉。或曰:“公瑾不死,操之忧也,先主亦安能定蜀乎?” 《三国名臣赞序》:“公瑾卓尔,逸志不群。总角料主,则素契於伯符;晚节曜奇,则叁分于赤壁。惜其龄促,志未可量…… 公瑾英达,朗心独见。披草求君,定交一面。桓桓魏武,外讬霸迹。志掩衡霍,恃战忘敌。卓卓若人,曜奇赤壁。三光参分,宇宙暂隔。” 《史论·酌古论·吕蒙》:“呜呼!使周公瑾而在,其智必及乎此矣。吾观其决谋以破曹操,拓荆州,因欲进取巴蜀,结援马超以断操之右臂,而还据襄阳以蹙之,此非识大略者不能为也。使斯人不死,当为操之大患,不幸其志未遂而天夺之矣。孙权之称号也,顾群臣曰:“周公瑾不在,孤不帝矣。”彼亦知吕蒙之徒止足以保据一方,而天下之奇才必也公瑾乎。” 《容斋随笔》:“说者谓天无大风,黄盖不进计,周瑜未必胜。此不善观人者也。方孙权问计于周瑜,瑜已言操冒行四患“将军擒之,宜在今日”;刘备见瑜,恨其兵少,瑜曰:“此自足用,豫州但观瑜破之。”正使无火攻之说,其必有以制服矣。” 《资治通鉴音注》:“此数语所谓相时而动也。然瑜之言不悖大义,鲁肃、吕蒙辈不及也。” 《三国志集解》:“规图荆、益,及制曹、刘之策,着着机先,真英物也”、“周瑜在则可,如无瑜者,权必不能独挡曹,无玄德则无吴耳,子敬之谋未为非也。”
周瑜 个人年表
周瑜是庐江舒县(今安徽舒城)人。其堂祖父周景和叔叔周忠均作过汉朝的太尉,父亲周异是洛阳令,叔父周尚是丹阳太守,从小便是世家子弟。

初平元年(公元190年) 孙坚参与讨伐董卓时,将家搬到了舒城。孙坚的儿子孙策和周瑜同年,两人关系非常好。周瑜好客,生性慷慨,在征得家中长辈的同意后,便把自己家城南的大房子让给孙策全家住。周瑜对孙策“升堂拜母”,二人遂以兄弟之礼相待。

兴平二年(195年) 周瑜的叔父周尚是丹阳太守,周瑜前去看他,时孙策入历阳(今安徽和县西北),准备渡江时,写信给周瑜。周瑜奉叔父周尚之命,带部队和粮草迎接孙策。孙策高兴的说:“吾得卿,谐也。”
接着周瑜跟从孙策破横江(今天安徽和县东南长江北岸)、当利(今安徽和县东,当利水入江处),接着渡江攻破秣陵(今江苏江宁秣陵关),打败了笮融和薛礼,转而攻占了湖孰(今江苏江宁湖熟镇)、江乘,进入曲阿(今江苏丹阳),刘繇逃走。这时,孙策的部队已经发展到了数万人。他对周瑜说:“以我现在的兵力,攻吴会、平山越已经够了。你还是回去镇守吾丹阳。”于是,周瑜率部回到了丹阳。 

不久,袁术派他堂弟袁胤代替周尚成为了丹阳太守,周瑜随周尚回到了寿春(今安徽寿县)。  

建安三年(198年) 袁术发现周瑜很有才能,便想要收周瑜为己将。但周瑜看出袁术不会有什么成就,所以只请求做居巢县长,欲借机回江东,袁术同意了周瑜的请求。周瑜经过居巢回到吴郡(今江苏苏州)。孙策听说周瑜来了,亲自迎接周瑜,并授周瑜为建威中郎将,调了两千士兵,战马五十匹给周瑜。除此之外,孙策还赐给周瑜鼓吹乐队,替周瑜修建了住所,赏赐之厚,没有人能与之相比。而且孙策还在发布的命令中说:“周公瑾英隽异才,和我有总角之好,骨肉之情。在与孤有总角之好,骨肉之分。像在丹阳的时候,他率领士兵,调发船粮助我成大事,论德酬功,现在的赏赐还远不能回报他在关键时候给我的支持。”

这年,周瑜二十四岁,吴郡的人都称他为周郎。因为庐江一带的百姓都信服周瑜的恩德信义,所以孙策令他出守牛渚、后来又兼任春谷长。 

建安四年(199年) 不久之后,孙策想要攻取荆州,拜周瑜为中护军,兼任江夏(今湖北新州西)太守(空衔),随军出征。周瑜和周瑜攻破皖后,得到了桥公的两个国色天香的女儿。孙策自己纳大桥,周瑜纳了小桥。孙策对周瑜说:“桥公之女,虽然战乱流离之苦,但有我们两人作女婿,也足以高兴。孙策接着又进攻寻阳,击破刘勋,然后讨江夏,又回后平定豫章(今江西南昌)、庐陵。而周瑜则留下来镇守巴丘。

建安五年(200年) 孙策遇刺身亡,临终之前把国家大事交给了孙权。周瑜带兵从外地回来奔丧,留在孙权身边做了中护军,与长史张昭一起掌管军政大事。

建安七年(202) 曹操自官渡之战打败袁绍后,兵威日盛。曹操下书责令孙权,让他把自己的儿子送到许昌去做人质。孙权召集群臣会议,张昭、秦松等犹豫不决。孙权不想送儿子去当人质,于是他独自带着周瑜去母亲面前议定此事。周瑜说:“当年楚君刚被封到荆山之侧时,地方不满百里。但他的后辈都很贤能,扩张土地,开拓疆域,最终在郢都建立根基,占据荆杨之地,直到南海,子孙相传,延续了九百多年。现在将军您继承父兄的余威旧业,又统率又郡,兵精粮多,将士用命,铸山为铜,煮海为盐,镜内富饶,人心安定,泛舟举帆,朝发夕到,士风劲勇,可以说是所向无敌。为什么要送人为质?人质一到许昌,我们就不得不和曹操相呼应,相呼应则他让我们怎样,我们就得怎么样,也就必然会受制于曹操。而我们所能得到的,也不过就是一方侯印、十几个仆人、几辆车、几匹马,怎么能跟我们在南方建功立业称孤道寡相提并论呢?为今之计,最好是不送人质,先静观其变。如果曹操能率义而正天下,那个时候我们再归附也不晚。如果曹操图谋生岙,那么玩兵如玩火,玩火必自焚,将军你韬勇抗威,只要静待天命即可,为何要送人质给他呢?”孙权之母说:“公瑾所言是也。公瑾只比伯符小一个月,我一向把他当亲儿子看,你该把他当成兄长才是。”于是,孙权便没有送人质去许昌。

建安十一年(206年) 周瑜率孙瑜等讨麻、保二屯,斩其首领,俘虏敌人万余。

建安十二年(207年) 江夏太守黄祖派邓龙率兵数千攻入柴桑,周瑜率军追击之,生俘邓龙押往吴郡。 

由于周瑜和吕蒙的推荐,孙权对甘宁十分器重,对待他如原来那些老臣一般。

建安十三年(208年) 孙权讨江夏,周瑜为前部大督都,打败了黄祖。 

九月,曹操挥军入荆州,刘琮率部投降。曹操得到了荆州水军,拥有大军数十万。 

这种情况下,东吴的谋士将士都十分惊恐。孙权召集他们商量对策,以张昭为首的大部分人都认为应该“迎曹”。 

张昭说:“曹公豺虎也,然托名汉相,挟天子以征四方,动以朝廷为辞,今日拒之,事更不顺。且将军大势,可以拒操者,长江也。今操得荆州,奄有其地,刘表治水军,蒙冲斗舰,乃以千数,操悉浮以沿江,兼有步兵,水陆俱下,此为长江之险,已与我共之矣。而势力众寡,又不可论。愚谓大计不如迎之。”

而鲁肃等少数却认为应该“拒曹”,但是却不足以扭转局势。于是他们建议孙权把周瑜从柴桑召回。果然,周瑜一回来就说:“不然。操虽托名汉相,其实汉贼也。将军以神武雄才,兼仗父兄之烈,割据江东,地方数千里,兵精足用,英雄乐业,尚当横行天下,为汉家除残去秽。况操自送死,而可迎之耶?请为将军筹之:今使北土已安,操无内忧,能旷日持久,来争疆场,又能与我校胜负于船楫,可乎?今北土既未平安,加韩遂尚在关西,为操后患。且舍鞍马,仗舟揖,与吴越争衡,本非中国所长。又今盛寒,马无藁草。驱中国士众远涉江湖之间,不习水土,必生疾病。此数四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将军擒操,宜在今日。瑜请得精兵三万人,进住夏口,保为将军破之”。坚定了孙权主战的决心。

孙权对周瑜说:“老贼欲废汉自立久矣,陡忌二袁、吕布、刘表与孤耳。今数雄已灭,惟孤尚存,孤与老贼,势不两立。君言当击,甚与孤台,此天以君授孤也。” 

当夜,周瑜请见孙权说:“大臣们一见曹操的战书上写着有水陆兵八十万,心中恐怖,也不认真算算虚实,就提出迎曹的建议,这是没有道理的。现在我们来认真核实一下,曹操所带的中原士兵,最多不过十五六万,而且经过长途跋涉而来,肯定是疲惫不堪之众。投降得到的刘表水军,最多也就七八万,而且这些人肯定还心存怀疑。曹操带着这些疲惫病弱、狐疑观望的士兵,人数虽然多,但有什么可以畏惧的?我们只要精兵五万,就足以战胜他了。请将军不要担心。 ”

孙权拍着周瑜的背说:“公瑾,你的话真是大合我心。子布、文表等人,只顾着他们的妻小,为自己考虑,真是让我失望。只有你和子敬跟我看法一致,这是老天让你们俩人来辅助我啊!五万兵,一时难凑齐。但我已选好三万人,船只粮草和各种战具已经准备好,你和子敬、程普马上带兵出发。我会继续调发人众和粮草,做你的后援。如果你能一战破曹当然好,如果不能,就回来找我,我将与曹操决一死战!”

这时,刘备已经被曹操所打破,正想引兵渡江,与鲁肃在当阳相遇,共图计策。因此刘备进住夏口,遣诸葛亮谒见权,孙权遂遣周瑜及程普与刘备一起共同抗曹。 

孙刘联军与曹军在赤壁相遇。正值曹军新至江南,不服水土,疾病流行,士气低落,刚一交战,曹军便败退。只好驻扎江北,而周瑜等着驻扎在南岸。  

周瑜部将黄盖说:“现在敌众而我寡,难与持久。但我看曹操把战船都用铁索锁在了一起,首尾相接,可以火攻烧他。”周瑜认为黄盖说的对,便选了蒙冲斗舰数十艘,里面装满柴草,灌上油脂,外面用布包好,插上牙旗,准备火攻。 

而黄盖则先派人送信给曹操,信中说:“我世受孙氏厚恩,地位待遇本不低卑,但是为人当识时务。孙氏要用江东六郡山越之人与中原百万之众对抗,众寡悬殊,胜负已定。江东士吏,不分贤愚,均知此理。只有周瑜、鲁肃执意如此。”他还在信中表示:“交锋之日,盖为前部,当因事变化,效命在近。” 

周瑜选了一个刮东南风的日子,命令黄盖带着数千战船,向曹营进发。而曹军都以为黄盖是来投降的,毫不防备,只是指点观看。船队行到距离曹军水寨一里左右,黄盖下命各船同时点火。这时风中盛猛,很快就烧到岸上营寨。顷刻之,烟炎满天,曹军人马烧死溺死者很多,遂败退南郡。

曹操令曹仁和徐晃守江陵,自己则返回北方。周瑜又和程普进攻南郡,和曹仁隔江相对,两军并未交锋。周瑜派甘宁前去占据夷陵,曹仁分出一部分兵马去攻甘宁,甘宁向周瑜告急。周瑜采用吕蒙的庄重,留凌统守卫后方,自己和吕蒙去救甘宁。甘宁之围解后,周瑜变屯兵于北岸,与曹仁交战。周瑜亲自骑当督战,却不幸被流箭射中右胁,伤势很重,只得退兵营。曹仁听说周瑜卧病不起,便亲自领兵上阵攻击吴兵。周瑜奋身而起,巡视各营,激厉士兵,用兵杀敌,曹仁只好退走。 

建安十四年(209年) 周瑜攻曹仁一年有余,曹仁死伤甚众,只好弃城逃走。孙权任命周瑜为偏将军,兼任南郡太守,并把下隽、汉昌、刘阳、州陵作为他的奉邑,让他屯兵于江陵。

而这时,刘备则以左将军领荆州牧,已攻占了武陵、长沙、零陵、桂阳四郡,驻在公安。刘备为了更进定步扩大地盘,去京口见孙权,请求他把南郡借给自己,使自己能得以控制荆州全境。

曹操派九江蒋干前去说服周瑜。蒋干仪容出众,很有才气,善于辨论,江淮人士,无人能及。蒋干头戴葛巾,身着布衣,装作闲游去见周瑜。周瑜出来迎接,立刻就问蒋干:“子翼真是用心良苦,居然跑了那么远的路,来帮曹操做说客?”过了几天,周瑜带蒋干参观了军营,检视仓库和军资器仗,然后还置酒高会。席间,周瑜还展示了自己的侍者、服饰、珍玩,并对他说:“丈夫处世,遇知己之主,外托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言行计从,祸福共之,假使苏、张共生,能移其意乎?”蒋干只是微笑着无话可说。蒋干回来见曹操,对曹操说:”周瑜雅量高致,非言辞所能说动的。”

建安十五年(210年) 周瑜上疏孙权说:“刘备以枭雄之姿,而有关羽、张飞熊虎之将,必非久屈为人用者。愚谓大计宜徙备置吴,盛为筑宫室,多其美女玩好,以娱其耳目,分此二人,各置一方,使如瑜者得挟与攻战,大事可定也。今猥割土地以资业之,聚此三人,俱在疆埸,恐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也。”

但孙权认为曹操在北方势力大太,现在应该广揽英雄;而刘备又绝非可以轻易制服的人,所以没有采用周瑜的意见。当时,刘璋为益州牧,而张鲁则不断生事滋扰。周瑜对孙权说:“今曹操新折衄,方忧在腹心,未能与将军连兵相事也。乞与奋威俱进取蜀,得蜀而并张鲁,因留奋威固守其地,好与马超结援。瑜还与将军据襄阳以蹙操,北方可图也。”

孙权当即表示同意。周瑜回江陵,准备出征事宜,但却不幸于巴丘(今湖南岳阳)病逝,享年三十六岁。  

周瑜死后,孙权亲自穿上丧服为其兴哀,他痛哭流涕说:“公瑾有王佐之才,如今短命而死,叫我以后依赖谁呢?”他称帝后,也仍然念念不忘周瑜,他对大臣说:“没有周公瑾,我哪能称尊称帝呢?”

相关文章

· 黄盖苦肉计到底有没有上演

· 孙吴英雄出少年是“三国”的一大看点

· 赤壁之战后周瑜为何借用张飞一年?

· 三国最不该有争议的几位人物

· 荆州投降将军谁最受曹操重用

· 三国大佬的姓名玄机和嗜好

相关问策

· 关于刘备南征

· 周瑜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么?

· 试论周瑜的战略思想

· 《三国演义》中他们的结局

· 关羽赤壁之战的问题

· 赤壁之战为何诸葛亮的逃跑代表周瑜的失败?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