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社区
手机三国在线 > 人物 > 陆逊

古名:陸遜 (lù-xùn)

字:伯言

生卒:183 - 245(63岁)

籍贯:扬州吴郡吴(江苏苏州市)

容貌:暂无相关记载

曾效力过的势力:吴 

主效势力:

官至:上大将军 右都护 丞相 谥昭侯 

父亲:陆骏

母亲:未知

配偶:孙氏[陆逊妻] 

子女:陆抗  陆延 

兄弟姐妹:陆瑁&; 陆瑁 

相关人物:孙策  孙权  吕蒙  刘备  阚泽  诸葛亮  关羽  诸葛瑾  曹休 

陆逊 历史简介
世江东大族。少孤,为从祖康纲纪门户。年二十一,历东西曹令史,海昌屯田都尉,领县事。年旱,开仓济民,督农桑。讨会稽山越贼帅潘临、鄱阳尤突,所向皆服,拜定威校尉。权配逊策女,数访世务,逊议以 “平山寇叛,取精锐。”权纳其策。由虚势伏兵,破丹杨费栈,安内患,得精卒数万。建安二十四年,蒙称疾瞒关羽,逊代献骄兵计,军暗渡取荆州,除抚边华亭侯。败詹晏、屈陈凤。破房陵邓辅、南乡郭睦,诱降文布。迁镇西将军,封娄侯。陆逊论治荆州“拔人才、未亲疏。”权纳之。黄武元年,拜大都督、假节。督军五万西陵拒刘,伐谋分兵相机而动。火攻,备军尽殁;伏兵,逊逸待劳。加拜辅国将军,领荆州牧,改封江陵侯。吴蜀合,捆以外逊主之,权留玺于逊自裁度。皖县破曹休,缴获从辎重。黄龙元年,拜上大将军、右都护。辅太子。京外上疏:“宽刑罚、忘过记功,以成王业。阻权偏师取夷州。”公孙渊背盟,权欲征,逊陈弊利“志行万里者,不中道辍;图四海,匪怀细害大。乞息六师,定中夏。”权纳焉。嘉禾五年,逊协诸葛瑾攻襄阳。信韩扁为敌虏。逊佯攻暗退兵,袭江夏附者众。陷魏江夏太守逯式解边害。嘉禾六年,平吴遽乱,定三郡。逊忧吕壹弄权,陈曲直于权。年少丰,开仓济民。逊善赌人,昔言以诸葛恪、暨艳、杨竺终败丧,果应。赤乌七年,代顾雍为丞相。陈 “太子正统,藩正有别,当彼此得所,上下获安。”叩头流血。权不纳,又累遣使责逊,逊愤恚卒,年六十三。孙休时,谥昭侯。
陆逊 演义简介
东吴吕蒙之后的大都督,在刘备伐吴时,陆逊率兵西击,火攻获胜。后为辅国将军,领荆州牧,封为江陵侯。是吴国中后期的股肱将领,多次抵御曹魏的入侵。
陆逊 历史评价
▓孙权:此诚长者之事,顾人不能为耳。 《三国志·吴书十三》 ▓吕蒙:陆逊意思深长,才堪负重,观其规虑,终可大任。 《三国志·吴书十三》 ▓刘备:吾乃为逊所折辱,岂非天邪! 《三国志·吴书十三》 ▓孙桓:前实怨不见救,定至今日,乃知调度自有方耳。 《三国志·吴书十三》 ▓诸葛瑾:伯言多智略,其当有以。 《三国志·吴书十三》 ▓曹丕:彼有人焉,未可图也。 《三国志·吴书二》 ▓孙权:孤与君分义特异,荣戚实同,来表云不敢随众容身苟免,此实甘心所望於君也。 《三国志·吴书二》 ▓步骘:丞相顾雍、上大将军陆逊、太常潘濬,忧深责重,志在谒诚,夙夜兢兢,寝食不宁,念欲安国利民,建久长之计,可谓心膂股肱,社稷之臣矣。 《三国志·吴书七》 ▓孙权:伯言常长於计校,恐此一事小短也。 《三国志·吴书七》 ▓孙权:公瑾雄烈,胆略兼人,遂破孟德,开拓荆州,邈焉难继,君今继之。 《三国志·吴书九》 ▓陈寿:刘备天下称雄,一世所惮,陆逊春秋方壮,威名未著,摧而克之,罔不如志。予既奇逊之谋略,又叹权之识才,所以济大事也。及逊忠诚恳至,忧国亡身,庶几社稷之臣矣。 《三国志·吴书十三》 ▓陈寿:逊虽身在外,乃心於国。 《三国志·吴书十三》 ▓陈寿:邵字孝则,博览书传,好乐人伦。少与舅陆绩齐名,而陆逊、张敦、卜静等皆亚焉。 《三国志·吴书七》 ▓傅子:孙策为人明果独断,勇盖天下,以父坚战死,少而合其兵将以报雠,转斗千里,尽有江南之地,诛其名豪,威行邻国。及权继其业,有张子布以为腹心,有陆议、诸葛瑾、步骘以为股肱,有吕范、硃然以为爪牙,分任授职,乘间伺隙,兵不妄动,故战少败而江南安。 《傅子》 ▓傅子:孙策为人明果独断,勇盖天下,以父坚战死,少而合其兵将以报雠,转斗千里,尽有江南之地,诛其名豪,威行邻国。及权继其业,有张子布以为腹心,有陆议、诸葛瑾、步骘以为股肱,有吕范、硃然以为爪牙,分任授职,乘间伺隙,兵不妄动,故战少败而江南安。 《傅子》 ▓吴书:权嘉逊功德,欲殊显之,虽为上将军列侯,犹欲令历本州举命,乃使扬州牧吕范就辟别驾从事,举茂才。 《吴书》 ▓徐众评:雍不以吕壹见毁之故,而和颜悦色,诚长者矣。然开引其意,问所欲道,此非也。壹奸险乱法,毁伤忠贤,吴国寒心,自太子登、陆逊已下,切谏不能得,是以潘濬欲因会手剑之,以除国患,疾恶忠主,义形於色,而今乃发起令言。若壹称枉邪,不申理,则非录狱本旨;若承辞而奏之,吴主傥以敬丞相所言,而复原宥,伯言、承明不当悲慨哉! 《三国志·吴书七》 ▓陆机:我大皇帝,以奇踪袭於逸轨,叡心发乎令图,从政咨於故实,播宪稽乎遗风,而加之以笃固,申之以节俭,畴咨俊茂,好谋善断,东帛旅於丘园,旌命交于涂巷。故豪彦寻声而响臻,志士希光而影骛,异人辐輳,猛士如林。於是张昭为师傅,周瑜、陆公、鲁肃、吕蒙之畴入为腹心,出作股肱。 《辨亡论》 ▓陆机:汉王亦冯帝王之号,率巴、汉之民,乘危骋变,结垒千里,志报关羽之败,图收湘西之地。而我陆公亦挫之西陵,覆师败绩,困而后济,绝命永安。续以灞须之寇,临川摧锐,蓬笼之战,孑轮不反。由是二邦之将,丧气摧锋,势衄财匮,而吴藐然坐乘其弊,故魏人请好,汉氏乞盟,遂跻天号,鼎峙而立。西屠庸蜀之郊,北裂淮汉之涘,东苞百越之地,南括群蛮之表。於是讲八代之礼,蒐三王之乐,告类上帝,拱揖群后。虎臣毅卒,循江而守,长戟劲铩,望飙而奋。庶尹尽规於上,四民展业于下,化协殊裔,风衍遐圻。乃俾一介行人,抚巡外域,臣象逸骏,扰於外闲,明珠玮宝,辉於内府,珍瑰重迹而至,奇玩应响而赴,輶轩骋於南荒,冲輣息於朔野,齐民免干戈之患,戎马无晨服之虞,而帝业固矣。 《辨亡论》 ▓陆机:吴、蜀脣齿之国,蜀灭则吴亡,理则然矣,夫蜀盖籓援之与国,而非吴人之存亡也。何则?其郊境之接,重山积险,陆无长毂之径;川厄流迅,水有惊波之艰。虽有锐师百万,启行不过千夫;轴舻千里,前驱不过百舰。故刘氏之伐,陆公喻之长,其势然也。 《辨亡论》 ▓裴松之:逊虑孙权以退,魏得专力於己,既能张拓形势,使敌不敢犯,方舟顺流,无复怵惕矣,何为复潜遣诸将,奄袭小县,致令市人骇奔,自相伤害?俘馘千人,未足损魏,徒使无辜之民横罹荼酷,与诸葛渭滨之师,何其殊哉!用兵之道既违,失律之凶宜应,其祚无三世,及孙而灭,岂此之馀殃哉! 《三国志·吴书十三》
陆逊 个人年表

陆逊本名陆议,世为江东大族。少孤,随堂祖父庐江太守陆康至他的治所生活。

东汉献帝兴平元年【公元194年】袁术屯兵寿春欲攻徐州,部曲饥饿,遣使求陆康米三万斛。陆康以其为叛逆,闭门不通,内修战备准备防御。袁术大怒,将攻陆康,陆康便遣陆逊及亲戚还吴郡。陆逊年长於康子绩数岁,为之纲纪门户。

庐江城破后,宗族百余人,遭离饥厄,死者将半。

建安八年【公元203年】,陆逊二十一岁始仕孙权的幕府。

期后历任东、西曹令史,出任为海昌县屯田都尉,并掌管县事。

建安九年【公元204年】,海昌县连年亢旱,陆逊开仓谷以振济贫民,劝督农桑,百姓蒙赖。

建安十一年【公元206年】,吴、会稽、丹杨多有伏匿,逊陈便宜,乞与募焉。会稽山贼大帅潘临,旧为所在毒害,历年不禽。逊以手下召兵,讨治深险,所向皆服,部曲已有二千馀人。鄱阳贼帅尤突作乱,复往讨之,拜定威校尉,军屯利浦。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吕蒙称疾诣建业,逊往见之,献骄兵计,攻关羽于不备取荆州。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陆逊别取宜都,获秭归、枝江、夷道,还屯夷陵,守峡口以备蜀。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逊至陆口,书与羽曰:“将军之勋足以长世,虽昔晋文城濮之师,淮阴拔赵之略,蔑以尚兹。” 逊与吕蒙为前部,至即克公安、南郡。逊径进,领宜都太守,拜抚边将军,封华亭侯。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备宜都太守樊友委郡走,诸城长吏及蛮夷君长皆降。逊请金银铜印,以假授初附。

黄初二年【公元221年】,逊遣将军李异、谢旌等将三千人,攻蜀将詹晏、陈凤。异将水军,旌将步兵,断绝险要,即破晏等,生降得凤。又攻房陵太守邓辅、南乡太守郭睦,大破之。秭归大姓文布、邓凯等合夷兵数千人,首尾西方。

黄初二年【公元221年】,逊复部旌讨破布、凯。布、凯脱走,蜀以为将。逊令人诱之,布帅众还降。前后斩获招纳,凡数万计。权以逊为右护军、镇西将军,进封娄侯。

黄初二年【公元221年】,逊上疏曰:昔汉高受命,招延英异,光武中兴,群俊毕至,苟可以熙隆道教者,未必远近。今荆州始定,人物未达,臣愚慺慺,乞普加覆载抽拔之恩,令并获自进,然后四海延颈,思归大化。

黄武元年【公元222年】,刘备率大众来向西界,权命逊为大都督、假节,督朱然、、宋谦、韩当、徐盛、鲜于丹、孙桓等五万人拒之。

黄武元年【公元222年】,逊上疏曰:夷陵要害,国之关限,虽为易得,亦复易失。失之非徒损一郡之地,荆州可忧。今日争之,当令必谐。备干天常,不守窟穴,而敢自送。臣虽不材,凭奉威灵,以顺讨逆,破坏在近。寻备前后行军,多败少成,推此论之,不足为戚。臣初嫌之,水陆俱进,今反舍船就步,处处结营,察其布置,必无他变。伏原至尊高枕,不以为念也。

黄武元年【公元222年】,陆逊统兵大败于夷陵,备夜遁,烧铙铠断后,入白帝城。其水部军资略尽,全军覆没。

黄武元年【公元222年】,加拜逊辅国将军,领荆州牧,即改封江陵侯。

黄武元年【公元222年】,徐盛、宋谦等各竞表言备必可禽,乞复攻之。权以问逊,逊与朱然、以为曹丕大合士众,外讬助国讨备,内实有奸心,谨决计辄还。

黄武二年【公元223年】,刘备闻魏军大出,书与逊云:贼今已在江陵,吾将复东,将军谓其能然不?逊答曰:但恐军新破,创痍未复,始求通亲,且当自补,未暇穷兵耳。若不惟算,欲复以倾覆之馀,远送以来者,无所逃命。

黄武五年【公元226年】,陆逊以所在少谷,表令诸将增广农亩。

黄武五年【公元226年】,陆逊陈便宜,劝以施德缓刑,宽赋息调。又云:忠谠之言,不能极陈,求容小臣,数以利闻。

黄武五年【公元226年】,孙权於是令有司尽写科条,使郎中褚逢赍以就逊及诸葛瑾,意所不安,令损益之。

黄武七年【公元228年】,春三月,封子虑为建昌侯,罢东安郡。夏五月,鄱阳太守周鲂伪叛,诱魏将曹休。秋八月,权至皖口,使将军陆逊督诸将大破休于石亭。

黄武七年【公元228年】,诸军振旅过武昌,权令左右以御盖覆逊,入出殿门,凡所赐逊,皆御物上珍,於时莫与为比。遣还西陵。

黄龙元年【公元229年】,陆逊等公卿百司皆劝权正尊号。

黄龙元年【公元229年】,拜上大将军、右都护。

黄龙元年【公元229年】,征上大将军陆逊辅太子登,掌武昌留事。建昌侯虑於作斗鸭栏,逊正色曰:“君侯宜勤览经典以自新益,用此何为?”虑即时毁彻之。松於公子中最亲,戏兵不整,逊对之髡其职吏。南阳谢景善刘廙先刑后礼之论,逊呵景曰:礼之长於刑久矣,廙以细辩而诡先圣之教,皆非也。君今侍东宫,宜遵仁义以彰德音,若彼之谈,不须讲也。

黄龙元年【公元229年】,上疏陈曰:臣以为科法严峻,下犯者多。顷年以来,将吏罹罪,虽不慎可责,然天下未一,当图进取,小宜恩贷,以安下情。且世务日兴,良能为先,自(不)奸秽入身,难忍之过,乞复显用,展其力效。此乃圣王忘过记功,以成王业。昔汉高舍陈平之愆,用其奇略,终建勋祚,功垂千载。夫峻法严刑,非帝王之隆业;有罚无恕,非怀远之弘规也。

黄龙元年【公元229年】,权欲遣偏师取夷州及朱崖,逊上疏曰:臣愚以为四海未定,当须民力,以济时务。今兵兴历年,见众损减,陛下忧劳圣虑,忘寝与食,将远规夷州,以定大事,臣反覆思惟,未见其利,万里袭取,风波难测,民易水土,必致疾疫,今驱见众,经涉不毛,欲益更损,欲利反害。又珠崖绝险,民犹禽兽,得其民不足济事,无其兵不足亏众。今江东见众,自足图事,但当畜力而后动耳。昔桓王创基,兵不一旅,而开大业。陛下承运,拓定江表。臣闻治乱讨逆,须兵为威,农桑衣食,民之本业,而干戈未戢,民有饥寒。臣愚以为宜育养士民,宽其租赋,众克在和,义以劝勇,则河渭可平,九有一统矣。

嘉禾元年【公元232年】,是冬,陆逊等群臣以权未郊祀,奏议曰:“顷者嘉瑞屡臻,远国慕义,天意人事,前后备集,宜脩郊祀,以承天意。”权曰:“郊祀当於土中,今非其所,於何施此?”重奏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者以天下为家。昔周文、武郊於酆、镐,非必土中。”权曰:“武王伐纣,即阼於镐京,而郊其所也。文王未为天子,立郊於酆,见何经典?”复书曰:“伏见汉书郊祀志,匡衡奏徙甘泉河东,郊於长安,言文王郊於酆。”权曰:“文王性谦让,处诸侯之位,明未郊也。经传无明文,匡衡俗儒意说,非典籍正义,不可用也。

嘉禾二年【公元233年】,孙渊背盟,权欲往征,逊上疏曰:渊凭险恃固,拘留大使,名马不献,实可雠忿。蛮夷猾夏,未染王化,鸟窜荒裔,拒逆王师,至令陛下爰赫斯怒,欲劳万乘汎轻越海,不虑其危而涉不测。方今天下云扰,群雄虎争,英豪踊跃,张声大视。陛下以神武之姿,诞膺期运,破操乌林,败备西陵,禽羽荆州,斯三虏者当世雄杰,皆摧其锋。圣化所绥,万里草偃,方荡平华夏,总一大猷。今不忍小忿,而发雷霆之怒,违垂堂之戒,轻万乘之重,此臣之所惑也。臣闻志行万里者,不中道而辍足;图四海者,匪怀细以害大。强寇在境,荒服未庭,陛下乘桴远征,必致闚,慼至而忧,悔之无及。若使大事时捷,则渊不讨自服;今乃远惜辽东众之与马,奈何独欲捐江东万安之本业而不惜乎?乞息六师,以威大虏,早定中夏,垂耀将来。

嘉禾三年【公元234年】,陆逊、诸葛瑾等屯江夏、沔口。
 嘉禾五年(公元236年),权北征,使逊与诸葛瑾攻襄阳。逊遣亲人韩扁赍表奉报,还,遇敌於沔中,钞逻得扁。逊密与瑾立计,令瑾督舟船,逊悉上兵马,以向襄阳城。敌还赴城。瑾便引船出,逊徐整部伍,张拓声势,步趋船,敌不敢干。军到白围,讬言住猎,潜遣将军周峻、张梁等击江夏新市、安陆、石阳,石阳市盛,峻等奄至,人皆捐物入城。

嘉禾五年【公元236年】,魏江夏太守逯式逯立录。兼领兵马,颇作边害,而与北旧将文聘子休宿不协。逊闻其然,即假作答式书置界上,式兵得书以见式,式惶惧,遂自送妻子还洛。由是吏士不复亲附,遂以免罢。

嘉禾六年【公元237年】,吴令孟宗丧母奔赴,已而自拘于武昌以听刑。陆逊陈其素行,因为之请,权乃减宗一等,后不得以为比,因此遂绝。

嘉禾六年【公元237年】,二月,陆逊讨彭旦等,其年,皆破之。

嘉禾六年【公元237年】,六年,周祗乞於鄱阳召募,逊以为此郡民易动难安,不可与召,恐致贼寇。而祗固陈取之,郡民吴遽等果作贼杀祗,攻没诸县。豫章、庐陵宿恶民,并应遽为寇。

嘉禾六年【公元237年】,逊自闻,辄讨即破,遽等相率降,逊料得精兵八千馀人,三郡平。

嘉禾六年【公元237年】,逊议曰:国以民为本,强由民力,财由民出。夫民殷国弱,民瘠国强者,未之有也。故为国者,得民则治,失之则乱,若不受利,而令尽用立效,亦为难也。是以诗叹‘宜民宜人,受禄于天’。乞垂圣恩,宁济百姓,数年之间,国用少丰,然后更图。

赤乌元年【公元238年】,逊等群臣奏曰:“昔武王伐纣,有赤乌之祥,君臣观之,遂有天下,圣人书策载述最详者,以为近事既嘉,亲见又明也。

赤乌元年【公元238年】,壹奸罪发露伏诛,权引咎责躬,乃使中书郎袁礼告谢陆逊诸大将,因问时事所当损益。

赤乌四年【公元241年】,秋八月,陆逊城邾。

赤乌七年【公元244年】,代顾雍为丞相。

赤乌七年【公元244年】,逊书与琮曰:卿不师日磾,而宿留阿寄,终为足下门户致祸矣。

赤乌七年【公元244年】,逊上疏陈:“太子正统,宜有盘石之固,鲁王籓臣,当使宠秩有差,彼此得所,上下获安。谨叩头流血以闻。”书三四上,及求诣都,欲口论適庶之分,以匡得失。

赤乌八年【公元245年】,逊愤恚致卒,时年六十三。

相关文章

· 诸葛亮的大哥凭啥成为东吴政坛不倒翁?

· 孙吴英雄出少年是“三国”的一大看点

· 三国大佬的姓名玄机和嗜好

· 诸葛亮在出师表唯一表扬的武将 为何被人遗忘

· 华歆是抓捕伏皇后的元凶吗

· 最能猜透刘备心思的将军是谁

相关问策

· 【转自百度贴吧】如果关羽失荆州后逃回西川所面临的处分

· 【转自百度关羽吧】丢了荆州的二爷如果逃回西川

· 黄祖是三国军事第一人,大家同意否?

· 三国二十八宿:一圣二贤三杰四谋五英六将七猛!

· 孙权在做吴王的时候就可以改元了?

· 陆抗为什么没有列入江东四英?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