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社区
手机三国在线 > 人物 > 张嶷

古名:張嶷 (zhāng-yí)

字:伯岐

生卒:194 - 254(61岁)

籍贯:益州巴郡南充国(四川南充市)

容貌:仪貌不能骇人

曾效力过的势力:刘焉   蜀 

主效势力:

官至:荡寇将军 关内侯 

父亲:未知

母亲:未知

配偶:未知

子女:张护雄  张瑛 

兄弟姐妹:未知

相关人物:马忠[蜀]  苻健  费祎  姜维  刘禅  徐质 

张嶷 历史简介
嶷出自孤微,而少有通壮之节。弱冠为县功曹。先主定蜀之际,山寇攻县,县长捐家逃亡,嶷冒白刃,携负夫人,夫人得免。由是显名,州召为从事。时郡内士人龚禄、姚伷,当世有声名,皆与嶷友善。建兴五年,丞相亮北住汉中,广汉、绵竹山贼张慕等钞盗军资,劫掠吏民,嶷以都尉将兵讨之。拜为牙门将,属马忠,北讨汶山叛羌,南平四郡蛮夷,辄有筹画战克之功。越巂郡自丞相亮讨高定之后,叟夷数反,杀太守龚禄、焦璜,是后太守不敢之郡,除嶷为越巂太守,嶷将所领往之郡,诱以恩信,蛮夷皆服,颇来降附。嶷以功赐爵关内侯。在官三年,徙还故郡,缮治城郭,夷种男女莫不致力。郡有旧道,绝道已百馀年。嶷开通旧道,千里肃清,复古亭驿。后主於是加嶷怃戎将军,领郡如故。在郡十五年,邦域安穆。屡乞求还,乃徵诣成都。嶷至,拜荡寇将军,慷慨壮烈,士人咸多贵之,然放荡少礼,人亦以此讥焉,是岁延熙十七年也。魏狄道长李简密书请降,卫将军姜维率嶷等因简之资以出陇西。嶷时风湿固疾,至都浸笃,扶杖然后能起。姜维之出,时论以嶷初还,股疾不能在行中,由是嶷自乞肆力中原,致身敌庭。临发,辞后主曰:“臣当值圣明,受恩过量,加以疾病在身,常恐一朝陨没,辜负荣遇。天不违原,得豫戎事。若凉州克定,臣为籓表守将;若有未捷,杀身以报。”后主慨然为之流涕。军前与魏将徐质交锋,嶷临陈陨身,然其所杀伤亦过倍。既亡,封长子瑛西乡侯,次子护雄袭爵。南土越巂民夷闻嶷死,无不悲泣,为嶷立庙,四时水旱辄祀之。
张嶷 演义简介
南蛮王孟获兴兵造反,张嶷随丞相诸葛亮南征,曾被祝融夫人所擒。却多有功绩,在诸葛亮首次上表北伐时以抚戎将军,关内侯的身份与马忠担任右军领兵使,期间他屡立战功,被诸葛亮称为忠义之士。诸葛亮病死五丈原后,蒋琬保荐他和王平引兵数万屯于永安。后来大将军姜维与魏军交战受困,时任荡寇将军的张嶷知道后,即刻率领数百骑杀入重围。姜维因此乘势杀出。而张嶷却被魏兵乱箭射死。姜维得脱重围,复回汉中,因感张嶷忠勇,殁于王事,便上表爵赠其子孙。
张嶷 历史评价
《益州耆旧传》:“少有通壮之节”、“张嶷仪貌辞令,不能骇人,而其策略足以入算,果烈足以立威。为臣有忠诚之节,处类有亮直之风,而动必顾典,后主深崇之。虽古之英士,何以远逾哉!” 《三国志·张嶷传》:“嶷慷慨豪烈,士人咸多贵之;然放荡少礼,人亦以此为讥焉”、“张嶷识断明果,咸以所长,显名发迹,遇其时也。”
张嶷 个人年表

张嶷出身孤苦寒微,但是少年时期便有变通雄壮的节操。在二十岁弱冠之时,便当上了本县功曹。

[公元214年或以后]东汉建安十九年或以后
蜀汉主刘备于建安十九年占领蜀地,有山贼进攻县城,县长弃家逃亡,但是张嶷却带着众人亲冒刀剑而走,终于使众人得保安全,也因此使自己名声逐渐显赫,州里将他召为从事。那个时候巴西郡里有两位位达二千石的士人龚禄,姚伷都是当世很有声名的士人,都与张嶷交好。

[公元227年]蜀汉建兴五年
丞相诸葛亮驻扎在汉中,广汉绵竹的山贼张慕等人抢夺盗取军用物资,又劫抢官吏百姓。身为督尉的张嶷便带兵讨伐他们。张嶷充分估计到这会山贼属于乌合之众,逃跑分散起来极为容易,很难在战场上一一擒获,故此定计与他们诈和,并定下日期共赴酒宴。酒喝道正酣时,张嶷亲自带领左右士兵斩杀张慕等五十多人,敌方贼首悉数被消灭。接着搜寻其余党,十日内郡内恢复平静。后来张嶷身患重病,家里却清贫匮乏,当时的广汉太守蜀郡人何祗,与张嶷一向通达宽厚,但是张嶷与他因种种原因渐渐疏远。这时他亲自坐车拜见何祗,拜托他替自己治病。何祗便倾其所有金银为其医疗,几年后终于治愈。他这美善的道理以信义著称都像这样的。

[公元231年]蜀汉建兴九年
张嶷升为牙门将军,领兵马三百人,隶属丞相参军、治中从事马忠,北讨汶山反叛的羌族。张嶷单独督率数营在前方,到了他里。那个邑所里有高山,张嶷沿山路上了四五里路。看见叛羌们在险要处作了石门,在石门上又造了床,在床上堆积了很多石块。凡是经过石门的人都会被石块砸得粉碎。张嶷分析出此处不可硬攻,便让翻译告诉他们:“你们这些汶山的诸路反叛,伤害无辜善良的百姓,天子已经下令让军队来讨伐你们这些恶人。你们如果尊敬的对待军队并放军队行进,并且给与军需资费,那么你们将永远福禄天佑,能得到百倍的回报。但是如果不从,那么将会使得大军诛杀你们,到时犹如雷电击下,你们再后悔,就没用了。”地方贼首便领命出来拜见张嶷,给他的军队放行,并给与军粮。于是张嶷又带队前进讨伐余下的各路叛军。那些叛军听闻他里已被攻克,无不震惊恐怖,有的投降出来迎接张嶷,有的逃窜到山谷里,张嶷便派兵追击,无不获大捷。

[公元233年]蜀汉建兴十一年
南夷豪族刘胄反叛,乱及诸郡。朝廷便让马忠代替庲降都督张翼来征讨他。张嶷也随军征战。战斗时经常冲在军队的最前面,因此才能斩获刘胄。

平南之事结束后,牂牁和兴古两郡又有叛军复起。马忠便让张嶷率领诸营去征讨,张嶷成功的平叛并从中招降了两千人,悉数派往汉中作为兵源。可说这几年张嶷北讨汶山的反叛的羌族,南平越嶲、牂牁、建宁、永昌四郡的蛮夷,时常都有筹划战斗的功劳。

[公元236年]蜀汉建兴十四年
四月,武都氐王符健向朝廷请降,将军张尉被派去迎接投降,结果苻健过时未到,大将军蒋琬对此深感疑惑。张嶷便对他说道:“苻健这次请求投降,肯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变化,但是我知道他的弟弟一向狡黠奸诈,不能同他的哥哥相提并论,兄弟之间,部曲之间必然生出嫌隙,所以会羁留不来。”数日后,再问,苻健之弟果然率领四百户投降了曹魏,只有苻健来投降。

[公元240年]蜀汉延熙三年
越嶲郡自诸葛亮平定高定的叛乱之后,叟族数度反叛。太守焦璜,龚禄等都被杀死,导致那里的太守根本不敢去郡里治公,只能暂时住在离越嶲八百里的安上县,越嶲郡可以说徒有其名而已了。当时朝廷决议要收复旧郡,便命张嶷为越嶲太守,张嶷便率领部队到达郡内,施恩讲信以招抚了一些新归附的人,各路蛮夷尽皆拜服,大多都来投降。北方边界的捉马部落最是骁勇,不服节制,张嶷便率部讨伐,生擒其主帅魏狼,然后又松绑释了他放并以理劝谕向群众说明,让他招降同党。并上表拜魏狼为邑侯,并安排土地供他的三千余宗族部人生活。其他的部落听到后,渐渐的都顺服于张嶷,他也因功得受关内侯的爵位。

苏祁县的首领冬逢和他的弟弟隗渠等人,降而复反。张嶷便诛杀了冬逢,冬逢的妻子,是旄牛王的女儿,张嶷用计安抚了她。但是隗渠有叛逃至西。隗渠刚猛彪悍,一向为各部落所忌惮害怕,这次他派遣了两名心服诈降于张嶷,而真实目的是要打听敌方的消息虚实。张嶷警觉地察觉到了诈降,便对两人许下重赏,用他们行使反间计,那两个人便合谋杀死了隗渠。隗渠一死,其他诸大部落便都安定了。

张嶷还捕获了昔日反叛、曾亲手杀害太守龚禄的耆帅李求承(《华阳国志》记作李承之),厉数了多项罪名并诛杀了他。张嶷又认为郡内外城房屋建筑颓败毁坏,又建造了一些小坞。

[公元242年]蜀汉延熙五年

在官三年,终于平复旧郡,修理城郭,蛮夷不论男女都出力相助。

定莋、台登、卑水三县距离越嶲有三百多里,那里出盐,铁器,及漆器,但过去的少数民族却自己长期使用。后来,张嶷便率部去夺取,又设立了长吏在那里。当张嶷到了定莋时,那里的首领狼岑、槃木王舅,向为当地少数民族所信服,怨恨张嶷来侵犯,不亲自去拜见他。张嶷便使数十名勇士,径直去抓捕他们,鞭笞之后杀了他们,带着尸体回来到其他人面前,张嶷对他们厚加赏赐,更当众宣布狼岑的罪行,并说:“不可妄自乱为,一旦有异常行动我就会立刻消灭你们。”其他人无不良手反绑前去谢罪。张嶷便又杀牛设宴给他们,再次申明朝廷的恩义信用,这便获得了盐铁等器用,十分富足。

汉嘉郡边界那里有旄牛族近四千余人,他们的首领狼路向要为他的姑父冬逢报仇,便派遣他的叔父离率领冬逢的旧部了解观察形势。张嶷便反派亲近带着酒肉去犒赏他们,并让他去见冬逢的妻子传达意思。他(离)便去见了他的姐姐,姐弟两人相见甚欢,都率领着部族去见张嶷,张嶷也厚加赏赐,让他们回去。旄牛族自此之后便不再为患。那时汉嘉郡有一条旧路,从旄牛部落之中直达成都,路途平坦而且很近;自从旄牛族断绝了道路,已长达一百年了,只能改从安上走,道路险阻且很远。张嶷就让左右亲近带着钱财去通路,让狼路的姑姑重新宣布旨意,狼路就率同兄弟妻子儿子等悉数参见张嶷,张嶷与他们盟誓,开通了旧道,肃清千里的道路,恢复了古时的驿站。上表奏封狼路为旄牛部落的毗王,并派遣使者代他们送去朝贡。

张嶷终兴复邛都、台登、苏祁、阑、定莋、卑水、会无这七县,后主因此升张嶷为抚戎将军,依旧镇守郡土。

[公元253年]蜀汉延熙十六年
蜀汉重臣费祎于延熙六年出任大将军,张嶷初见他当了大将军,性情广施仁爱而无节度,宠信新贵过多,便曾写了一封书信相劝于他:“从前岑彭率领军队,来歙手持杖节为帅时,都被刺客所害。如今将军您地位尊贵权力重大,但您对待和信任新近归附的人太过分,应该以前代之事为鉴,稍微加强一些警戒。”后来费祎果然于延熙十六年正月,被魏人郭修所刺杀。

八月,当时吴国的太傅诸葛恪因新破魏军,想要大兴部队谋图攻战领地。蜀汉的侍中诸葛瞻,丞相诸葛亮的儿子,也就是诸葛恪的堂弟。张嶷便给诸葛瞻写信说:“吴王刚刚驾崩,现在的皇帝实在太年幼怯弱,太傅诸葛恪承受辅政托孤的重担,又哪里是容易的事!以周公之才且有亲戚关系,来摄理朝政,仍然会有管叔、蔡叔散布流言发动叛乱;霍光受命摄理朝政,也有燕王刘旦、盖主和上官桀等人阴谋陷害霍光的活动,只是依赖周成王、汉昭帝的圣明才得以免遭危难。以前常听说吴王生杀赏罚的大权,从不交给下人,如今却在垂死之时,终于召来太傅,把后事托付给他,这实在令人忧虑。另外从以前的记载看,吴、楚地方的人性格轻飘急躁,但太傅却远离年幼的君主,深入敌国境内,这恐怕不是良好而长远的计策。虽然说吴国国家纲纪整肃,君臣上下和睦相处,但百事中即使有一次失误,也不是明智者的谋略。用古事来衡量今天的事情,则今事如同古事一样,如果您不向太傅进献忠言,还有谁能直言相告呢?希望您能劝他撤回军队扩展农业,致力于推行仁德恩惠,数年之中,我们东西两国再同时大举进攻魏国,也不算晚,希望您深刻地考虑和采纳我的建议!”后来诸葛恪果然如张嶷所言而失败。可见张嶷的见识名果。

[公元254年]蜀汉延熙十七年
张嶷在郡内为官已达十五年,境内安平和穆。他屡次请求回去,于是被征调回成都。 百姓蛮夷仰慕思恋他,都扶着车哭泣送别,张嶷路过旄牛邑的时候,邑长甚至背着婴孩出来相迎。到了蜀郡郡内,那些随着张嶷去朝贡的部落首领多达一百多人了。张嶷到了成都述职后,被拜为荡寇将军,意气风发,情绪激昂,勇敢有气节,朝中的士大夫都很看重他,但是张嶷为人放荡缺少礼节,人们也因此而讥笑于他。当时的车骑将军夏侯霸对张嶷说:“虽然我与阁下一向疏远,但是就好像交心如旧一般,这种感觉应该表明啊!”张嶷答道:“我并不了解您,您呢,也不知道我。正确的道理就在那,为什么说交心呢?但愿我们三年后再说这样的话吧!”这个对话被有识之士引为美谈。

当时魏狄道长李简秘密写书请求投降,卫将军姜维就率领张嶷等人靠着李简为内应出军陇西。当时的张嶷犯了风湿的老病,在成都越发沉重,必须柱着拐杖才能站起。李简请求投降,大家都很怀疑,但是张嶷却十分肯定。姜维出兵之时,大家认为张嶷刚刚回来,又有固疾所以不能行军,但张嶷亲自请命要效力恢复中原,亲临战场。军队出发前,向后主告辞道:“臣正值陛下圣恩,可谓恩宠过度,加上我身患疾病,常常害怕自己旦夕之间就会死去,辜负了陛下的隆重的知遇。现在老天不反对我的愿望,让我遇到了战事。如果我们能攻克凉州,臣愿意当藩镇守将。如果不能获胜,臣必将杀身报国,战死沙场。”后主听到后,为他感动地感激涕零。大军开到狄道,李简便率领城中百姓官吏悉数出来迎接。进而进攻武襄,在阵前张嶷与魏将徐质交战,张嶷战死沙场,但是他也杀伤了两倍多的敌人。张嶷去世后,朝廷便封他的长子张瑛为西乡侯,次子张护雄承袭他的关内侯爵位。而南境越嶲郡的百姓们知道了张嶷去世的消息后,都为此而悲伤的哭泣,并为他立庙,每年水灾旱灾时都祭祀他。

相关文章

· 三国南中之乱:诸葛亮亲征南中得到一个怎么样的结果?

· 蜀汉最猛军团的末代统帅张嶷

· 名将夏侯霸为何要叛魏投蜀

· 三国时的氐族

· 三国时的羌族

· 蜀汉政权建立后的开疆拓土

相关问策

· 三国演义中张嶷的字是什么?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