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社区
手机三国在线 > 文史 > 正文
三国通传之官渡鏖战
2013/8/1 9:10:00
全文模式(共29页)

  曹操听说许攸入瓮,知道计策已经成功了一半,来不及穿鞋,便光着脚迎接他。远远看到许攸,曹操便拍手笑道:“我的小伙伴啊,你来了,我大事必成!”

  双方落座,许攸试探曹操:“袁军来势汹汹,您打算拿什么应对?我军还有多少粮草?”

  曹操为了迷惑许攸,故意揶揄说:“支持一年,不在话下。”

  许攸明知曹军不可能有这么多存粮,又说:“胡扯,再给我说一次!”

  曹操支支吾吾:“半年,半年。”

  许攸怒道:“您难道不想打败袁绍吗?为什么有话不实说?”

  曹操只好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刚才说着玩的,先生不要在意,实话告诉您吧,其实只剩一个月的粮草了,您说怎么办?”

  许攸自以为曹操上钩,按计划抛出奇袭故市之计:“您现在孤军悬于郊野,可谓独木难支,在外没有救援之兵,在内粮草已尽,还有什么能比现在更危急的么?袁绍将一万多辆补给车放在故市一带,守军麻痹大意,毫无戒备,打下来可以说是易如反掌。如果您派轻兵出其不意的进攻这些囤积粮草的地方,将袁军的军需物资焚烧殆尽,依我看三日之内,袁军就将全线崩溃。”

  影帝曹操装出一副醍醐灌顶的模样,心中说二荀使得好一手连环计。

  计策的第二步,就叫做将计就计。

  于是曹操当即留下曹洪、荀攸等人守住自己的官渡大营,亲自率领最精锐的步骑五千兵出击,打扮作袁军模样,士兵嘴中为了防止出声而咬住小木棍,马嘴也全部绑上,每人携带柴草,趁夜从小路出发,秘密行军。他的目的地,并不是许攸提供情报的故市,而是直捣袁军真实粮草存放地、淳于琼驻守的乌巢。

  曹军好几次险些暴露身份,不过一方面袁绍刻意放松了监察力度,另一方面曹军装作是袁军防止曹操偷袭粮草的预备队,又有许攸从中配合,五千军队一路上居然恍若隐身,消失在袁军中一般。

  这几十里的路程,曹操小心翼翼,整整走了一夜。第二天天刚亮,他终于率军来到了乌巢。许攸傻眼了,心知计划已经败露的他不动声色,主动投靠曹操。

  淳于琼也傻眼了,不是说好的曹操会去打故市么?怎么出现在了粮草的真实所在地乌巢?难道是许攸真的降曹了?一时间袁军准备不足,被曹军占得先机,乘风放火,守军大乱。

  等到天大亮之后,淳于琼发现曹军很少,他心中暗笑曹操毕竟对许攸也不十分相信,只派了这么点人来,命令部下不必惊慌,起了独自吞掉这股曹军的心思。于是,淳于琼并未禀明袁绍,便亲自率兵冲出营寨,要与曹军一决雌雄。等他来到营外一看,又是大吃一惊:曹军已经换上了自己的旗号,而中央所树的正式曹操自己的曹字大纛。淳于琼定睛一看,旗下非是旁人,正是当年与自己同为西园八校尉之一的曹操。

  一种不祥的预感从淳于琼的胸中升起,在试探性的进攻失败之后,他马上一边指挥部队撤入寨中,一边令人急报袁绍,求大帅定夺。

  袁绍刚听说曹操亲自来袭的消息,大喜过望,对一旁的儿子袁谭说:“堕吾画中,堕吾画中。”随即发现曹操并没有被引去事先设好的埋伏圈故市,大惊失色。不过袁绍觉得即便如此,自己也仍旧占尽优势。他马上派遣轻兵救援乌巢,还要趁曹操攻打淳于琼的机会,按原计划攻破曹军大营。如此一来,即便曹操拿下乌巢,也无处可退。即便攻不下曹军大营,曹操也一定会回师救援。

  为此,袁绍派遣军中与颜良文丑并称的大将高览、张郃,率主力攻打曹军大营。此举,最终为袁军官渡之败埋下了不可逆转的伏笔。

  计策的第三步,叫做擒贼擒王。

  曹操不顾袁绍的少量援军,将全部主力投入到对乌巢大营的攻打,经过殊死鏖战,终于攻破袁军营帐,将这片袁军的军需物资存放处一把火烧成白地。此战不但斩杀了乌巢几乎全部的袁军将领,主将淳于琼更是被先锋乐进一举擒获。这位老朋友被带到曹操面前,曹操叹息道:“何至于此?”淳于琼毕竟大风大浪这么多年,一日阴沟翻船,并不失铁汉本色,回答曹操不卑不亢:“胜负自有天数,哪里用得上你在这叹息何?”曹操听后,也不念及昔日同殿称臣之谊,为了震慑袁军它部,将淳于琼及俘虏一千多人的鼻子悉数割下,连同缴获的牛马唇舌,转交袁军。

  曹操本意留淳于琼一条性命,但是另一位老朋友许攸却心中有鬼。他为了隐匿自己在引诱曹操进入埋伏圈这项阴谋中的所作所为,必欲置淳于琼于死地。许攸舌尖带刀:“现在不杀,等日后淳于大将军照镜子,看到自己的丑态,只怕怨恨更深啊!”曹操听后,装作深以为然,趁势下令将淳于琼处死。许攸一语杀故人,日后也仍然逃不过曹操的屠刀,不得善终,天理昭昭。

  计策的第四步,叫落井下石。

  曹军大营一边,高览一直觉得张郃并没有用百分之百的力量进攻曹营,疑惑之间,他来到张郃营帐,想要问个究竟。见到张郃时,高览发现他的脸色分外阴沉。

  “张将军,胜负系于你我之一线,何故踌躇?”张郃一言不发,将一封密信递给高览,高览看到是郭图写给主公的手书。压下心头的疑惑,将信展开。高览认得这确是郭图的笔迹,表情却渐渐由惊讶到疑惑,又由愤怒到惶恐。在信中,郭图说淳于琼已经被曹操击破,并把一切责任推卸到张高二人的头上,说二人听说乌巢的失败后,反而弹冠相庆,并言语不逊。

  高览先是迟疑了一下,问张郃道:“淳于将军真的败了?”

  张郃点点头。

  高览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那郭图的信是什么意思?”

  张郃勃然大怒:“什么意思?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郭图一派早就看我们冀州人不顺眼,先是田丰沮授,后有颜良文丑,只怕我们此战无论胜负,都难逃一死啊!”

  高览沉吟不语,此时一人从张郃帐后转出。高览定睛一看,又是大吃一惊。此人非是旁人,正是郭图族人,却弃袁投曹的郭嘉!

  高览一时间惊惧不已,仓啷啷拔刀在手。

  郭嘉不怒反笑:“高将军不必惊慌,我郭某人不过是来给二位一条退身之路。”

  高览怒道:“郭图又在耍什么花招?”

  郭嘉正色道:“郭图在族中一向飞扬跋扈,欺人太甚,我郭嘉不惜与他虚与委蛇,才弄到这封诬陷二位将军的书信。您非但怀疑,还将我与那卑贱小人混为一谈,令人心寒啊,心寒!”

  高览看到张郃不停给自己做眼色,知道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把心一横:“在下多有冒犯,还望先生指教!”

  郭嘉心知高览已经上钩,暗中与张郃对视一笑:“既然如此,我愿为二位将军做个保,只要二位倒戈曹军,高官厚禄、封妻荫子不在话下!”

  “什么?投降?!这岂是大丈夫所为?”高览犹豫不决之间,只听小校来报:“禀张大人,攻营器具已经焚尽。”

  张郃微微颔首:“很好,你准备一下,马上跟我去曹营走一遭。”

  高览大惊:“儁乂,你这是何意?”

  张郃一拍案几:“如今战是死,不战还是死,不如从了郭先生的意思。说实话,我早就看出来咱们袁将军根本不是什么忠臣义士,你还记得当年东武阳城下的臧洪吗?当时晃晃之间,我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明天。即使他袁某人留下我等不杀,在他麾下,你我早晚也会落下一个乱臣贼子的名号,任由史家诋毁,遗臭万年。我们原本就是汉官,为今之计,不如拨乱反正,重归大汉!”

  高览看到如今已是骑虎难下,万般无奈,与张郃一同前往曹营请降。

  此时曹操尚未归营,代行大权的是留守的曹洪将军。并不知情的曹洪原以为将有一场恶战,没想到刀兵未见,敌方主将已然来降,本能反应此中有诈,不可轻举妄动。荀攸嘿嘿一笑,对曹洪附耳低言,曹洪当即茅塞顿开,开营门迎接二位将军。

  曹营中一片欢声雷动,却没有几个人注意到,消失了半年之久的郭嘉偷偷还归本阵。

  不久后,曹操欣然领兵还返,路上听说张郃等人已经按计划阵前倒戈,知道这次自己又赌对了。见到张郃以后,曹操马上任命他为偏将军,封为都亭侯,将他的投靠比作是微子去殷、韩信归汉,对他信任有加。而从犯高览,只是被示意性的封为侯爵,落得个再没有机会接触军权的下场。

  至此,曹操方施计完成。袁军听说不仅粮草毁于一旦,而且前军主力随高张倒戈,马上全线崩溃,像无头苍蝇一样,不成建制的开始向北逃窜。

  袁绍、袁谭父子完全丧失了对军队的掌控,化装成一般军士,只顾自己逃命。二人在黄河边与八百名跑得快的骑兵汇合,才得以渡河逃过一劫。

  虽然曹操没有抓住袁氏父子,数量众多的袁军步兵可没有袁氏父子的速度。在完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袁军几乎被曹军全部俘虏。袁军在河南的物资自然也成了曹操的囊中之物。

  面对数量众多的俘虏,如何处置他们成了一件麻烦事。面对当时的局面,曹操无外乎有四种处理手段:扣留、收编、放还或是屠杀。

  扣留是不可能的,因为曹军自己的粮草都岌岌可危,更没有多余的军粮分给俘虏。

  收编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俘虏人数比曹军还多,万一有变,难以弹压。

  放还更不可能,因为袁绍尚在、河北尚在,一旦这些士卒回到河北,又是曹军的敌对力量,官渡一战算是白打了。曹操自忖再打一次官渡,上天便不会如此眷慕自己。

  所以对于俘虏,曹操别无选择,只有屠杀。虽说杀俘不祥,但曹操一向不信命数,也不怕这种恶名。于是,七万多名袁军俘虏先后被活埋,首级被曹军拿去报功。战争,这就是残酷的战争。

  一将功成万骨枯。在这累累的京观之上,有降将张郃的偏将军,有于禁的偏将军,有张辽的裨将军,有李典的裨将军,有张绣的破羌将军,有鲜于辅的右度辽将军……

  至此,官渡之战铁幕落下。

  尾声

  曹操收缴袁绍的往来书信,得到许都官员及自己军中将领写给袁绍的信,他一方面暗中记录下这些将领的名称,一方面将这些信当众全部烧掉,说:“当袁绍强盛之时,连我都不能自保,何况众人呢!”

  随后曹操仔细研究了与袁绍私通的将领,单单不见李通的名字。曹操心知这全是赵俨给李通出的主意,对赵俨更加信任。

  最后,尚有袁绍方的几人境遇可供把玩:

  官渡之败,令冀州人心浮动。袁绍不知生死,冀州郡县纷纷准备迎接曹军。

  袁绍一直逃到黎阳的黄河北岸,进入后军蒋义渠的大营中,握着他的手痛哭流涕:“我把自己的性命托付给您啦!”蒋义渠把自己的大帐让给主公,率先表示对袁绍的忠诚。侥幸逃散渡河的袁军残部听到这一消息,渐渐回归本队。袁绍才将那些阳奉阴违的州郡逐渐收复平定,暂时稳定住摇摇欲坠的河北战线。

  沮授来不及跟上袁绍渡河逃走,被曹军俘虏,于是他大喊:“我不是投降,只是被擒!”曹操和他是老相识,亲自来迎接他,对他说:“咱们处在不同的地区,一直被隔开不能相见,想不到今天你会被我捉住。”沮授说:“袁绍失策,自取失败。我的才智和能力全都无法施展,活该被擒。”曹操说:“袁绍缺乏头脑,不能采用你的计策,如今,天下战乱未定,我要与你一同创立功业。”沮授说:“我河北全家人的性命,都控制在袁绍手中。如果蒙您看重,就请快些杀我,这才是我的福气。”曹操叹息说:“我如果早就得到你,天下大事都不值得担忧了。”于是,赦免沮授,并给予他优厚待遇。不久,沮授策划逃回袁绍军中,曹操这才将他杀死。

  官渡一战结束,袁绍的另一位谋主田丰还在冀州大牢之中。全军惨败的消息传来,有马上找到田丰,认为他将重新受到袁绍的重用。田丰却很清醒:“袁绍外貌宽厚而内心猜忌,不能明白我的一片忠心,我屡次因直言相劝而触怒了他,如果他因胜利而高兴,或许能赦免我;现在因战败而愤恨,妒心将要发作,我不指望能活下去。”

  逃回的袁军将士都捶胸痛哭,说:“假如田丰在这里,一定不至于失败。”这话传到袁绍耳中,他不无惭愧的对逢纪说:“留在冀州的众人,听到我军失败,都会更加依靠我;只有田丰以前曾经劝阻我出兵,与众人不同,我也感到心中有愧。”早就欲除田丰而代之的逢纪却说:“田丰听说将军失利,拍手大笑,庆幸他的预言实现。”袁绍于是对僚属说:“我没有用田丰的计策,果然被他取笑。”居然下令把田丰处死。

  起初,曹操听说田丰没有随军出征,就兴奋不已。到袁绍大败逃跑时,曹操又说:“假如袁绍采用田丰的计策,胜败还难以预料。”袁绍无疑再次自毁长城。

  邺城留守审配的两个儿子在官渡一战被曹军俘虏。袁绍部将孟岱对袁绍说:“审配官居高位,专权独断,家族人丁旺盛,兵马十分精锐,现在他的两个儿子都在曹操手中,一定会心生背叛之意。”郭图、辛评也以为如此。袁绍就委任孟岱为监军,代提审配镇守邺城。这次逢纪却一改往日与审配不睦的面貌,对袁绍说:“审配天性刚直,经常仰慕古人的气节,一定不会因为两个儿子在敌人手中就作出不义的事来。希望您不要怀疑。”袁绍说:“你不恨他吗?”逢纪说:“我与他争执的是私人小事,如今我所说的是国家大事。”于是,袁绍没有罢免审配的职务。

  逢纪自有算盘,自此以后,他与审配的关系日益亲近。逢纪趁败军之际一来二去,将原冀州派除一拉一,居然隐隐后来者居上,有与颍川派分庭抗礼之势。

  而许攸在曹营中非但不知收敛,反而居功自傲,好像忘了自己的诈降之计,将官渡一战的功劳全部记在自己头上。他曾极不低调的在公开场合喊着曹操的小名说:“曹阿瞒,要不是我,你得不到冀州!”曹操虽然皮笑肉不笑的暂时认同了许攸的言辞,其实杀心已起。后来曹操攻下邺城,许攸表现得更加猖狂,终于引火烧身,自取灭亡。

上一页 (29/29)

本文人物标签:曹操 袁绍 沮授 颜良 李通 关羽 许攸 刘备 文丑 赵俨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相关文章

· 三国真正的铁甲雄兵之一:西凉铁骑究竟有多少人?

· 从威震华夏到败走麦城只需6个月,关羽失荆州不只是因为大意

· 假如七星续命灯不灭北伐成功,诸葛亮会称帝吗?

· 三国文化瑰宝千古名篇《铜雀台赋》赏析(含注释、译文)

· 蜀汉刘备——中年肥肉男佛系创业的不甘与坚持

· 诸葛亮为什么不能像对待法正一样对待李严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