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社区
手机三国在线 > 文史 > 正文
司马家族取代曹魏时,司马孚为何痛哭流涕
2017/3/24 9:12:00
全文模式(共7页)

  历经党锢之祸、董卓之乱和军阀混战的士大夫,动辄死于非命,到建安晚期汉室名存实亡,大族名士都不得不明哲保身、趋炎附势。司马氏掌权后,血雨腥风的政治环境下,士人和朝廷官僚惶惶不可终日。除了极少数特立独行之士,大多数士人不敢挑战司马氏的高压统治和篡逆之举。忠君报国、舍生取义等儒家信仰被空前质疑,士大夫参与政治的热情消退,很多人热衷于从老庄哲学中汲取思想养料和精神慰藉,魏晋玄学大行其道。

  政治黑暗恐怖和儒家价值观遭遇危机引起的焦虑、忧郁和苦闷,相当多士人隐逸、谈玄、服药、纵酒,以放诞不羁之举来缓解和发泄,其中最著名者是“竹林七贤”的嵇康和阮籍。然而在食药、嗜酒、求仙的表象之下,嵇康和阮籍都坚信儒家政治理想(不是说他们的哲学观点也是儒家的),只不过前者鲜明,后者隐晦。

竹林七贤

  对待司马氏篡魏的态度上,嵇康因与皇族联姻,完全站在曹魏一边。他尖锐激烈地抨击讽刺司马氏不忠、伪善和无耻,同时又表明绝不出仕的态度,为司马昭所深恨,被借故杀掉。

  阮籍的政治立场比较隐忍。阮籍是“建安七子”阮瑀之子,高才远识,声名远播,司马昭极力拉拢。阮籍在司马氏府中,表面佯狂醉饮,实际谨言慎行。阮籍的痛苦来源是不得不与司马氏虚与委蛇,不能表现出对司马氏的鄙视厌恶,更无法践行其政治理念。行为与价值观上的冲突,情感上的矛盾,阮籍以放诞来自浊,用狂饮来麻醉,但这种自欺的行为更加重了阮籍的痛苦。

阮籍(210-163年)

下一页 上一页 (6/7) 余下全文
 [1] [2] [3] [4] [5] 6 [7]
分页字数:1000 | 2000 | 3000

本文人物标签:曹操 司马孚 司马氏 马氏 司马懿 阮籍 司马炎 司马昭 荀彧 嵇康 
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友盟网友(223.90.19.* 2017/4/9 11:09:00):QAQ我嵇康什么时候坚信儒家政治思想了,“非汤武而薄周孔”话说的还不够清楚么。。。还有什么叫做我嵇康站在曹魏一边 好迷呀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

· 三国真正的铁甲雄兵之一:西凉铁骑究竟有多少人?

· 从威震华夏到败走麦城只需6个月,关羽失荆州不只是因为大意

· 假如七星续命灯不灭北伐成功,诸葛亮会称帝吗?

· 三国文化瑰宝千古名篇《铜雀台赋》赏析(含注释、译文)

· 蜀汉刘备——中年肥肉男佛系创业的不甘与坚持

· 诸葛亮为什么不能像对待法正一样对待李严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