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社区
手机三国在线 > 文史 > 正文
《汉晋春秋通释》:为严肃的三国史研究吹进一丝新风
2018/10/29 23:00:00
全文模式(共15页)

  第三,史料的活力来自辨难求真的结合。习氏佚文第29条,记习氏关于“纂统之主,俟速建以系众心”及昭烈有德绍汉统的论议。解读此条,要破解三个难题:一是陈寿《三国志》党魏黜蜀,以魏为正统,而以蜀为僭国;二是司马费诗以“今大敌未克”而谏昭烈不宜遽称尊号,似是而非;三是司马光以刘备族属疏远不能纪其世次,故不得绍汉氏之遗统。若将习氏之论与寿、诗、光三人之议相对列,可见出两对矛盾命题,即:昭烈可否绍汉氏之遗统?昭烈可否于汉献被废(蜀中传闻献帝已遇害)时速建尊号,以承祚汉世?针对此,美成借《通鉴纲目》《纲目发明》及谢陛《季汉书•正论》等史籍考证出以下几点:(一)陈寿《三国志》早有关于刘备“世次本末甚明”的记述;(二)刘备同时代人诸葛亮、司马徽、公孙瓒、孔融、陶谦、陈登、吕布、袁绍、张扬、徐庶、鲁肃、周瑜等,无不以“帝室之胄”推许刘备;(三)汉献帝从刘氏宗社考虑而密诏刘备讨贼;(四)刘荆州、刘益州均为其国计而以宗亲托孤于刘备。如此,既足以驳倒司马光关于刘备族属疏远,不得绍汉氏遗统一说之谬,又借学者之论,谓昭烈扶义而起,南抵荆楚,西入巴蜀,敌则望风而逃,民则从之如云,正是顺应潮流,合乎人心。这些史料总合起来,有力地佐证了习氏论议关于刘备为“纂统之主”,“仗正讨逆,何推让之有”的不容置疑,点明了费诗“不知速尊有德以奉大统”的闇惑,同时也就否定了陈寿、司马光以魏继汉、帝魏主蜀汉的书法。如此处理史料,是正负比照,相反相成,通过考证、辨难,判定了正命题为真、负命题为假,圆满完成了对该条习氏佚文的导读。

  美成在和我的交谈中曾详细地向我介绍了他在撰著《汉晋春秋通释》时运用史料的指导思想及其所本,这里我试将之归纳如下:

  第一,注史贵博。清侯康《后汉书补注续》云:“注史与修史异。”他认为,修史当以“史例贵严”为本,注史则以“史注贵博”为宗。《汉晋春秋通释》属注史范畴,其通释之旨正在于广征博引,务求融汇贯通。其书设佚文、校记、史补、笺注,将勘误纠谬、辨难求实、释疑解惑融为一体,间以柯按点缀其间,名目次第井然,结构严整,而驱遣丰富的史料为一个个不同的主题所用,最终使得全书汪洋恣肆,蔚为大观。这里还有一点需给予肯定的是,美成鉴于《三国志》一书传播广泛,唾手可得,《通释》史补之征引,除非不得已,原则上不用或尽量少用裴注,以提供给读者更多稀见史籍之参考。

  第二,宁过不弃。清洪饴孙撰有十卷《世本辑补》,他将汉刘向“与其过尔弃之,毋宁过尔存之”之论立为辑补宗旨,以求辑本赅备。《汉晋春秋通释》即循《世本辑补》之旧例,对疑似佚文的采录,宁存之以备考,不因疑而轻弃。如佚文第37条及第112条,就属于这种情况。美成为采录此二条佚文,在“校记”中详述了理由,我以为是有说服力的。

  第三,籀明其义。近人钱基博说:“有史学家,有史家,史家记事著言,次第其文,左丘明、太史公是也。史学家发凡起例,籀明其义,刘知幾、章学成是也。”以钱氏之语检视《汉晋春秋通译》,则知美成立此意亦深矣。他对《汉晋春秋》籀明其义的方法颇为新颖别致,是他独创出的一种“客观评论”的形式,即“用历史解释历史”的方法。具体说,《通释》一书,并非由著者站出来连篇累牍地发议论,畅快淋漓地述说一篇篇带有主观臆测的话,而是请很久以前的史家、史学家,来到《通释》讲坛里开座谈会,让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和史家、史学家说话,听他们发言,听他们相互辨难、相互发明,而著者则以讲坛主持人的身份参与其间。至于每场辩说的结论或曰倾向性认识、主流性观点,相信《通释》的读者自会明白,各有心得。对佚书《汉晋春秋》如此独特的“籀明其义”,我以为是颇具创新性的古籍整理;而对读者来说,毋宁是一种生动活泼、引人入胜的导读方式。

  最后,读美成的这本书稿,我联想到古人关于重修三国史的话题。北宋时,司马光奉敕主编《资治通鉴》,副主编刘恕分修三国至南北朝部分,主张以蜀汉拟东晋绍汉统,遭司马光拒绝,故《通鉴》三国部分基本因袭陈寿书法,即以魏为正统,用魏编年,但改蜀称汉、蜀汉,改先主、后主为汉帝耳。同时的王安石似乎不认同,曰:“三国可喜事甚多,悉为陈寿所坏,可更为之。”他请欧阳修、苏轼重写三国史,惜乎欧阳公无暇秉笔,而苏轼不谙史笔,遂使荆公矫承祚之失未能如愿。至南宋,张栻作《经世纪年》,朱熹作《通鉴纲目》,萧常作《续后汉书》;元明时,郝经、张枢、吴尚俭各为《续后汉书》,赵居信作《蜀汉本末》,谢陛作《季汉书》;清代,王复礼作《季汉五志》,赵作羹作《季汉纪》,章陶、汤成烈各为《季汉书》,以及吴乘权等所编《纲鉴易知录》等等,于三国时无不宗习凿齿《汉晋春秋》书法,以蜀汉为正统、魏为僭伪,力图矫正陈寿、司马光之非。历代史家之重修三国史,著在简册,流布民间,蔚为大观。遗憾的是,晚近以来,我们对《汉晋春秋》这部史学史上影响深远的名著却未予应有的重视,乃至史学界对这本书也甚少提及。以我读大学以来六十余年听闻所及,除少数专修中国史学史者外,一般地方高校的历史系师生,大都无缘一睹此书辑本。地市级图书馆乃至无藏书。更有甚者,数年前某青年学者所著的一部洋洋数十万言的魏晋南北朝史学史专著,竟无一语论及《汉晋春秋》。这不能不说是一大憾事。于今来看,我国当代史学界研究三国史,基本上未跳出《三国志》的窠臼;从《三国志》到《三国演义》,也是众多文学评论者的思维定式。戏说、水煮、混淆、颠倒三国史事的说辞,屡见不鲜,翻来覆去,不知其可。如今,幸有《汉晋春秋通释》问世,但愿它能为严肃的三国史研究吹进一丝新风,诱发年青一代的研究热情,努力开创出三国史研究的新生面。我想,这或许也是美成以三年之功撰成此书的愿望之一吧!

上一页 (15/15)

本文人物标签:习凿齿 刘备 诸葛亮 陈寿 曹操 孟获 刘氏 谯周 承祚 后主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相关文章

· 诸葛亮空城计可信度有多高

· 三国志的背后:陈寿为何不写诸葛亮擒孟获的故事

· 诸葛亮的困境:蜀汉人力资源有限 只得用后备人才

· 刘备为何成为正统:与习凿齿写的史书有关

· 从人力资源角度看诸葛亮“斩马谡”

· 诸葛亮的政治婚姻:荆州豪族大姓从此“强强联合”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