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社区
手机三国在线 > 文史 > 正文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魏晋时期的隐逸之风
2018/12/29 23:23:00
全文模式(共5页)

  和嵇康能说得来的,唯有打铁伙伴向秀和老大哥山涛。山涛和司马氏是亲戚,政治上倒向司马氏,自然也要替司马氏做嵇康的思想工作。

  当他从吏部尚书位子上升迁时,极力举荐嵇康代替自己。于是,便有了那封《与山巨源绝交书》,嵇康名义上是与山涛绝交,实际上是一篇拒绝与司马氏合作的宣言。

  嵇康死,向秀心里直打鼓,毕竟嵇康打铁时冷落钟会,在旁边拉风箱的就是他啊!于是,他赶紧跑到洛阳拜见司马昭,司马昭故意羞辱道:“听说你有归隐山林的箕山之志,跑到我这来干嘛?”向秀答:“退隐箕山的许由、巢父都是狂徒,其做法不足取。”司马昭听了大为满意。

  在仕与隐中进退的三种态度

  ——第二类

  (查看图片)

  第二类是先隐后仕型的。

  郭象注《庄子·逍遥游》时,说了很多,无非是在强调大隐隐于朝,出仕与隐逸并无二致。

  其实,这是抄袭了向秀的说法。七贤中最具学者风范的实为向秀,他本来可以成为一个好教授的,对《庄子》研究很有心得,吕安读到他的论著,惊叹“庄子不死”。

  只可惜,向秀投奔司马昭后,无心著述,还有两篇没有注完就去世了。向秀的手稿随之散失,被郭象抄了过去,成了“郭注庄子”,这是学术史上的一段公案,按下不表。

  单说向秀因嵇康、吕安被杀而转向,遭到司马昭一番奚落,他对《逍遥游》的注解观点便是对自己的辩护,并不是思想上的认同,而是全身之道的方法。

  山涛亦属此类。嵇康虽然写下与山涛的绝交书,但七贤中,他和山涛的态度看似截然不同,其实在灵魂上是相通的。也有人说,嵇康之所以写下绝交书,是想借用这种方法保护山涛。

  人各有志,嵇康选择不合作,作为朋友,他不会对与司马氏合作的山涛有看法,反而还怕自己连累了朋友。

下一页 上一页 (3/5) 余下全文
 [1] [2] 3 [4] [5]
分页字数:1000 | 2000 | 3000

本文人物标签:嵇康 司马氏 马氏 司马昭 山涛 向秀 钟会 阮籍 王戎 吕安 
触屏版 | 电脑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