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社区
手机三国在线 > 文史 > 正文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魏晋时期的隐逸之风
2018/12/29 23:23:00
全文模式(共3页)

  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大约可以划分为两类,一是吃皇粮的,也就是“仕”,二是住山林的,称为“隐”。隐文化不是中国文化的主流,主流文化对隐士持有反对态度,因此,“隐”只是表面,骨子里还是入世的。古人将“隐”分了层级:“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把“隐”的最高境界定位于隐身朝廷之中,由此也能看出隐文化的入世态度。

  在隐逸与入世中寻找平衡

  (查看图片)

  孔子曾说“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隐士是人才资源,受到举荐重用才是时代昌明的表现,“天下无隐士,无遗善”。

  最具代表性的便是东汉光武帝刘秀的老同学严子陵,王莽请他做官,他躲了起来。刘秀即位后,让人画了他的像,四处寻访。

  有人报告称,一个披着羊裘的男子在泽中垂钓,刘秀怀疑是严子陵,先后三次派人派车才把他请到京都洛阳。老朋友侯霸此时任司徒一职,听说严子陵来了,派人前去问候。

  没想到,对方不屑地说:“怀仁辅义天下悦,阿谀顺旨要领绝。”刘秀前来看望,见他卧床不起,摸着他的肚子问:“为何不肯相助呢?”严子陵没搭理他,良久才睁开眼睛反问:“士各有志,为何相迫呢?”刘秀叹息而去。

  严子陵耕读垂钓富春山,成了刘秀一生的遗憾。

  到了魏晋时期,隐文化成为风尚,士人追慕隐逸之风,“越名教而任自然”,“七贤”的林下之游成为世人的榜样。

  然而,隐的目的仍是入世,对出世与入世之间平衡点的掌握是在实践中不断试探出来的。

  竹林七贤就是寻找这种平衡点的试验场,七个人代表了三种态度,这三种态度又可以把当时的士林划为三类。

  在仕与隐中进退的三种态度

  ——第一类

  (查看图片)

  第一类是庄子式的“宁生而曳尾涂中”。

  嵇康无疑是这类中最决绝的,不仅体现在思想上,而且付诸行动。

  嵇康是曹魏的亲戚,自然要替曹家说话,但他不同司马氏合作的主要原因不是这个,而是不认同司马氏在名教这块遮羞布下做的勾当。

  嵇康本来是很谨慎的一个人,王戎曾说与嵇康相处20年,未尝见其喜怒形于色。力行老庄之术,越名教而任自然,是嵇康避世躲祸的办法,但是他的名声太高,司马氏怎会容得下他?

  除非他放弃老庄而尊周孔,于是,派了许多人去做嵇康的思想工作。司马氏打着名教的幌子挟持皇帝,随时准备取而代之,很不体面,越不体面,就越要做足表面文章——鼓吹名教,而嵇康却“非汤武而薄周孔”,大唱反调。

  他要非薄的当然不是汤武周孔四人,汤武革命、周公辅政是儒家治世的德行,司马氏标榜名教,简直就是对他们的亵渎,嵇康“非汤武、薄周孔”,实则是讥讽司马氏。

  老奸巨猾的钟会,帮助司马昭阻止高贵乡公曹髦的夺权企图后,被司马昭视为死党,其学说主张自然和司马氏一致,与嵇康对立。

  他写完《四本论》,打算找嵇康辩论一番,然而,他并不自信,揣在怀里不敢拿出来,到了门外,远远地扔进去,转身跑了。

  钟会的狼狈源于第一次见到嵇康时产生的心理阴影。当时,为了结识嵇康,钟会纠集了一群名流,一起去拜访。这样,既表示尊重,给对方面子,又抬高了自己的身价。嵇康和好友向秀正在树下打铁,见了钟会这帮司马门下豢养之犬,只顾扬锤锻铁,旁若无人,一句话也不说。钟会碰了一鼻子灰,从此便对嵇康又怕又恨,起了杀心。

  他向司马昭进谗:嵇康这家伙虽然是卧龙,但不为我所用,早晚是个祸害。

下一页 (1/3) 余下全文
 1 [2] [3]
分页字数:1000 | 2000 | 3000

本文人物标签:嵇康 司马氏 马氏 司马昭 山涛 向秀 钟会 阮籍 王戎 吕安 
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友盟网友(182.140.138.* 2018/12/30 4:04:00):███████箩莉汁源【 93h 、 xyz 】 ██████

███████箩莉汁源【 93h 、 xyz 】 ██████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

· 嵇康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文坛千古名句招来杀身之祸

· 三国魏晋诗词大全

· 盘点三国后期的十大牛人,看看你能说出几个来

· 司马家族取代曹魏时,司马孚为何痛哭流涕

· 危城中的师奶:曹操关羽一起追过的女人

· 令曹操成名的月旦评,是什么鬼?

触屏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