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社区
手机三国在线 > 书库 > 正文
三国志之大中华帝国
14. 风雨欲来
全文模式(共2页)

  在入城的时候,张飞、典韦和许褚到没有感觉到什么,张颌与黄忠却是看得惊讶万分!黄忠凭着多年的经验感觉到这近五丈高的城墙和那独特的城门绝对是易守难攻,不由得赞叹道:“真是一座宏伟的城池!如此特别的城墙就算面对百万大军也一样固若金汤!”张颌听到黄忠的话也是不住地点头,“汉升兄说的一点都不错!看这青石,还有这……”张颌趁着通过城门洞的机会在青石的缝隙处按了一下,随后便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如此坚固,不知是如何修筑而成?”

  进入到奉天城内,不仅张颌、黄忠,就算许褚和张飞也被那二三层高的建筑、沿街的树木、平坦的街道还有数不尽的各样店铺所震撼!黄忠更是发出了一声感慨:“这真的是苦寒之地?”

  回到了府衙,高勇让人带着薛兰姐弟到后院休息,自己和众人进入客厅就座。高勇就开始介绍跟着自己一同归来的众将。张飞、许褚、黄忠、甘宁、典韦和张颌分别一一见礼,看到这些身材魁梧、武艺超凡的当世猛将,沮授万分高兴地道:“恭喜主公又得到几员绝世猛将!此前的康年、文谦我就已经十分惊讶。主公又是如何将他们寻来,还请快快讲来!”“是呀!主公我等也想知道!”

  高勇看着众人那一幅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表情,满含深意地一笑说道:“那好!我就满足一下大家的欲望!”然后就将如何收得众位将领的详情细细到来。当说道典韦拦路打劫,众人又看了典韦那一幅恶容,无不哈哈大笑,更有人说道:“敢打劫主公,典护卫不愧是我大汉第一人!”然后又说出了用一百两黄金就买到了黄忠的调令,说着说着就双眼含泪,略微有些悲痛地说道:“每次想起像汉升这样的智勇双全的猛将居然仅能够做一个城门小吏,我就十分心痛。更可气的是居然他们仅仅要了一百两黄金!像这等猛将根本就是无价的!将来他们就会明白自己的无知和愚昧!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为了我中华的伟大复兴!我希望诸公能够多多的推荐人才!”

  众人听过都被那求贤若渴的意境所深深的震撼。这时荀彧说道:“元华、泰安(高顺的字)看来我们还是今天说出来吧!为了主公能有如此爱才之心!”“好,文若直接讲来!”二人同时答道。

  荀彧微微点了头,说道:“主公,我等本打算明天才说出来,不过看来就只能今天告知主公了。”高勇奇道:“荀大哥所指何事?快快说来!”荀彧看到主公那着急的样子,说道:“这第一人就是太史慈!乃是泰安在征召新兵时所发现。此人善骑射,弓马娴熟!膐力奇大!更兼其自幼熟读兵书,当是一员帅才!”高勇一听到太史慈三个字,马上就恍惚了,心道:“真是出乎预料,虽然记得在哪里看过太史慈曾经到辽东避难,没想到……老天竟待我这么好!太史慈是一员相当勇猛之将,当是轻骑兵的最佳首领。”激动之心尚未平定便说道:“好,吾师曾言:太史慈此人信义笃烈,有古人之风!明日我定要亲自见他!”

  荀彧看到高勇激动的样子,也替自己的主公高兴,接着说道:“还有当代大儒管宁!”高勇这次更加的吃了一惊!“什么!管宁?”高勇心中大骇!这管宁是东汉末期有名的大贤,字幼安,终生不入仕。曾与华歆割席断交。如果能够得到他的相助……恐怕不行,这管宁对于非汉统相当抵制。而且可能不赞同我的行政方式。虑及这些,高勇感激地望向荀彧说道:“哈哈,想不到上天这么的眷顾与我。看来明日难以休息了!”沮授也是呵呵一笑,说道:“还不止呢!”高勇立刻望向沮授,说道:“沮先生,难道还有其他人?”沮授看到高勇急切的目光,解释道:“还有内政行家——国渊!我曾与他见过一面,感觉此人大才!特别是在内政方面更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高勇听完,心潮澎湃!几乎晕阙过去。这几个人平日里想寻也寻不到,没想到竟然主动来投!看来幸运之神还是站在自己这一边,除此之外还能作何解释?“好!我明天也一并前去。”然后转身对众人说道:“这几天诸公可以好好的休息,享受一下这难得清闲。五日后,我们要开个战略会议,来规划一下我们今后几年的发展。”

  宴席结束,高勇正准备离开,沮授、荀彧和戏志才留了下来。高勇一见便知有事,沮授开口道:“在今年九月主公与张角在冀州决战的时候,辽东郡的公孙度突然增兵辽隧、新昌,同时东部高句丽也向我边境增兵,还有北边的夫余调集五万大军压向高显!”听到这高勇紧皱眉头,问道:“很明显他们这是有预谋的!那后来如何?”沮授接着说道:“后来,主公在冀州大败张角,同时三团骑兵以及十余万俘虏陆续回到三郡,他们发现后悄悄地又将人马退了回去。”高勇长出口气,感叹道:“好险啊!千钧一发!”荀彧赞同道:“那时,我们本打算向主公通报,可是后来经过商议我们决定为了主公能够在冀州安心的对抗张角,这个情报就没有送去。这一点我们都有责任,明天就会交上请罪文书。”高勇摆摆手,反而高兴得说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反过来也是一样。这件事你们办的非常好!”沮授看到主公根本就没有责罚的意思,心中感动。片刻后继续说道:“那时情况相当危急,我们能调动的郡兵不足万人,同时预备役刚开始推行不久尚不具备作战的能力。所以就只好在《新报》上发表公告,就说主公在冀州取得大胜,马上就要凯旋班师。”高勇听罢猛然起身兴奋地说道:“妙计!如此虚晃一枪定叫那些匪类摸不清情况!”荀彧慨叹道:“幸好如此,才让我们度过了这个难关!”高勇在屋内走了一圈说道:“诸公,这一次多亏有你们镇守后方!辛苦了!不过,那些人定然不会如此善罢甘休,我们还要想好对策啊!今天就到这里,我们在五天后的会议上讨论这个问题!”

  送走他们三人,高勇立刻就来到后院见苏雪莲。

  一年不见,苏雪莲长高了、变美了,或者说开始有女人味了!这么长时间不见,还真有些想。苏雪莲听到高勇回来的消息兴奋不已,要不是前边那许多人在场,她恐怕早就跑过去了。这时看到高勇这么晚才来看自己,就装作生气地样子坐在自己的房内写字。

  高勇敲敲门,见到苏雪莲不理。就只好尴尬地自己推门进入了屋内。苏雪莲背对着高勇说道:“我还以为勇哥哥把我忘了呢!那个曾经背着我、爱护我的勇哥哥哪里去了?”高勇听到她在反讽自己,不由得笑了出来,走山前去按住她的双肩轻轻说道:“我每天都在想着我的雪莲妹妹!太阳出来了我在想,月亮出来了我还在想!”苏雪莲轻声问道:“想什么?天天想还想不完!”

  “想你哭得样子,想你笑得样子,想你撒娇的样子,不过我还是最爱想你生气的样子!”

  听到这突然转身扑到高勇的怀中,口里嚷道:“勇哥哥坏死了!一去就是一年,雪莲想得很苦!——呜!”说着就哭了出来,高勇拍着她说道:“雪莲不哭,哥哥不是回来了吗!我走时留给你的功课都做好了吗?快拿来我看看!”苏雪莲一瞥嘴,嘟囔道:“就知道功课!哼!亏我想哥哥想得那么辛苦!早知道你就不要回来了!——噗!”说到后来雪莲竟然笑了出来。

  高勇看着含泪带笑的苏雪莲心中不由得一荡,心道:“多可爱啊!这一颦一笑简直就是倾国倾城!为了守护这份笑容,我也要奋斗!”高勇拉着苏雪莲的手,一边看着她的作业,一边说道:“雪莲,以后我可能会经常的外出,少则十天半月,多则一年两年,要是你老是这样哭鼻子,我可就……”苏雪莲马上说道:“那我以后不哭了,这样勇哥哥就不会离开我了,是吗?”看到那一脸的天真无邪,高勇下定了决心,说道:“好,不过雪莲要想跟着我就要学好功课,还要习武,这样我们才可以在一起啊!”苏雪莲习惯性地把小手指放在嘴边,考虑了一下,说道:“好,不过习武我只要勇哥哥教我!”高勇肯定地说道:“好,将来你就是文物全才的中华第一女武神!”“女武神?嗯,好好听啊!那我以后就叫女武神了!那勇哥哥是什么神呢?”高勇听完噗嗤地笑了出来,说道:“我吗?嗯……”这时苏雪莲突然打断说道:“就叫男武神吧!这样我是女武神,勇哥哥是男武神!”说着说着苏雪莲的脸腾的就红了,高勇先是一愣,然后马上明白过来。苏雪莲也从高勇的表情中知道高勇也明白了,于是马上转身跑开,扔下那边不知该说些什么的高勇!看到已经跑到门口的苏雪莲,高勇记起了什么突然问道:“雪莲?你看过薛兰姐弟了吗?”

  “看过了,他们刚刚睡着,你千万不要去打扰他们!”

  第二天,高勇睡了一个大懒觉,直到日上三竿才勉强醒来。刚刚睁开双眼,就发现苏雪莲那一双灵动的双眼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高勇奇怪的问道:“怎么了?”苏雪莲俏皮的说道:“人家想好好看看你吗!嘻嘻,勇哥哥睡觉的样子最好看了!”高勇被她的样子逗得一笑:“还看啊!我要起来喽!”这苏雪莲突然转头对着门外喊道:“兰妹妹,勇哥哥醒了。你不是要见他吗?”

  薛兰小心的走进了高勇的寝室,看到高勇正准备起床就说道:“让俺服侍老爷穿衣吧!”高勇急忙制止道:“薛兰啊!以后你不用再做这样的事了。”薛兰听到这话立刻流出了眼泪,呜咽着说道:“老爷,您不要薛兰了?”看到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高勇急忙解释道:“不不,我的意思是说以后啊你还有你的弟弟薛奉就在我这里和雪莲一起读书识字,然后啊再去做官,让更多像你们一样的女孩子可以读书识字!”听到这样的话,薛兰扑通跪下,感激的说道:“谢谢老爷的大恩大德!我还有弟弟一定会永不忘记!”高勇将她扶起,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说道:“你今年多大了?还有啊,以后都不要再叫我老爷,就叫……公子好了!”薛兰点点头羞涩地说道:“俺今年十二岁,十二月末生人。”一旁的苏雪莲突然高兴得说道:“兰妹妹果然是妹妹,我是十二月初生人,呵呵!以后就我叫姐姐吧!”“是,公子!姐……姐!”

  高勇首先来到奉天城城东的军营,在离营一里的路上就有路牌写着大字:军营重地——外人免进,而在它的下边还有一行小字:如违此令,将移送法院予以审判。如今三郡的军营已经按照高勇的意图建设完成,这城东军营按照可容纳作战人员一万人的标准建造,也就是说加上其相关的辅助部队一共可以容纳一万五千人。高大的围墙,四周有高达五丈的岗楼,手持弓弩的士兵在上面站岗。军营里面是一排排整齐的二层房屋。这种二层房屋上层住人,下层用来存放作战物资。正中间是一个大的校场,在军营的围墙外侧还有专门用来进行野外训练的场所。

  来到军营,首先就是在营门登记。进入军营需要审核身份以及说出来到军营的目的和要所找之人,此后又要求被找的人前来确认。即便这样也只能够在专门的会客室见面,而不得擅入军营,违令者斩!此外高勇还在试行休息制度,正常情况下每七天军营除留下值班的部队外其他所有官兵放假一天,准许回家,但是必须在第二日午时赶回军营。

  高勇在会客室等了不多久高顺就到了,进屋后马上向高勇行军礼:“主公好!”高勇也回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说道:“刚才我看到这军营里一切,感到非常的高兴,也为能够有高大哥这样的将领而感到荣幸!”高顺昂然道:“谢主公!我已经把太史慈带来了。他正在门外等候。”

  “请太史慈进来!”这时门被推开,进来一个魁梧不凡、英气勃发的少年,见到高勇马上行军礼:“太史慈拜见大人!”高勇看到这个太史慈果然是一员上将,有诗为证:双手善使枪蟠龙,猿臂能射弓落月。神亭岭上战猛虎,孝信忠义后人颂!

  伸手一指,“请坐!”太史慈挺身正坐。高勇看着一脸拘禁的太史慈说道:“我在青州就曾听闻太史慈忠孝信义、文武双全。今日一见,果然威武不凡!假以时日必定成为一代名将!”太史慈只是严肃地回答道:“大人过奖,慈本来辽东避乱,因见高郡尉正在招收士卒,遂前来报名。后被高将军看重,推荐给大人。”高勇看着一脸严肃地太史慈,说道:“在我这里,只要有才能就会有机会!放心,过不了几个月就会有仗可打!现在就要尽快熟悉我三郡新军体制。到时候是英雄还是狗熊就要到战场才能够见分晓!”

  高顺听到马上就要有仗要打,掩饰不住的兴奋神情。高勇看到高顺的样子,莞尔一笑说道:“四天后开会,到时候子义也一并出席。”说完,看着还在对面发愣的太史慈和蔼的一笑,转身离开了军营。

  高勇看看太阳,已经快到中午了,还是抓紧时间到大儒管宁那去看一看。

  管宁此时正在屋内读着高勇编写的《初级化学》,桌子上还放着其他几本书,这些都是荀彧拿给管宁的。国渊也坐在一旁,手里拿着《法学概论》看得聚精会神,并且不时地点头赞赏。管宁看完最后一页,把书合上轻轻放在桌子上。然后闭上眼睛,意犹未尽地说道:“真是一个奇人啊!这物理、化学真是发人深思,让人眼界大为开阔。看过此书才发现自己虚度多少光阴啊!看来我等已经落伍了!”

  国渊看了管宁一眼,缓缓地说道:“确实如此,单这《法学概论》书中提出的三权分立以及国法面前人人平等的观点,就全部是至理名言啊!怪不得这三郡治理的如此好,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这也未必,无论多么完善的法律还要靠人来执行,同时执行的人还需要别人来监督,以防止徇私舞弊的事情发生。这些都还是任重而道远啊!”说着高勇走了进来,管宁先是一愣,待仔细打量之后忙起身行礼:“见过高大人!”那国渊也起身行礼。高勇急忙制止,说道:“什么大人不大人的!我也是一个普通的人,而且还是晚辈,所以应当给两位大贤行礼!”说完鞠躬行礼。

  三人寒暄了几句,分别落座。高勇细细打量这二人。

  一个是:一生不慕功与利,千年犹自传美名!饱读经书汉高士,割席断交贤管宁。

  一个是:治政安民显功绩,执法如山不畏权!师从郑玄习经典,直言不讳正国渊。

  管宁最先说道:“刚才读完高太守的几本教材,让人大开眼界,不得不感慨这世间的神奇!也更加佩服大人的济世之才!”高勇谦虚地说道:“先生过奖了,晚辈也只不过是写出了个大体轮廓,至于其中的细节部分还需要更多人的努力来完善。”管宁笑着点了点头,露出赞赏的神情。那国渊随后问道:“刚才进屋时听高太守说这法官需要检察官来监督,可是这检察官又有谁来监督呢?”高勇看着国渊那一脸困惑,解释道:“人民!也就使百姓。有一句话: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只要给与百姓监督的权力,那么百姓一定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监督这些官员。”国渊听完,马上陷入了沉思,旋即恍然,脸上浮现出了欣喜的笑容:“正理!如此确实是治理吏治腐败的良方!让百姓去监督官吏,妙!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高勇又接着说道:“至于那《民法典》和《刑法典》的法律条文的制定也可以用此种方法,由各个阶层的人选出代表按照符合自己阶层要求的原则提出所要设立的法律,而后由全体代表协商,协调各方要求、取得一致后便可作为法律条文载入法典。这样的法律基本上会符合各方的要求,推行起来也会事半功倍。”

  国渊仿佛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连着说了好几个‘妙’字!管宁也笑着说道:“如此必然天下大治!”高勇看到时机差不多了,就开口道:“百年大计,科教兴国!科技与教育是国之根本。科技可以引导人们不断得向着未知的领域前进,改善人们的生活条件!而教育则是让后人能够继承前人的意志继续开拓那些先人尚未探知的无限神秘的世界!所以……”说到这,高勇突然站起,向着管宁、国渊行礼,说道:“我想代表三郡数十万百姓,请二位先生能够答应帮助我实行这科教兴国的百年大计!让人人知书守礼,让中华成为真正的礼仪之邦!”

  管宁、国渊听到如此壮语十分的激动,二人同时起身握住高勇的手说道:“好,既然为了伟大中华!我等定然全力支持!”随后高勇就请管宁负责教育,同时身兼奉天大学校长。国渊则作为最高巡回法院首席终身大法官在三郡内巡视,有权审理、重审、复审各种刑事民事案件!

  四天后,所有人都来到府衙,因为高勇要实行军政改革的第二步。

  “诸公!今天我请大家来是要说三件事。”众人静静地听着,只有荀彧和沮授已经提前听到高勇透露,坐在一旁不语。高勇扫视众人,接着说道:“第一件事,我们的县一级官府机构已经成功的运行了一年,效果很好。因此我想把这种官吏、议员全民选举制度作为我们今后管辖范围内的法定制度载入法典。此外,新年以后,由一月一日开始在三郡实行工作六天休息一天的制度,每七天就叫做一个星期,分别是星期一、星期二……星期日。包括工人、学生、老师、研究人员还有军人在内都必须执行,至于商铺、酒店、客栈以及将来我们要推行的公共交通系统则需要另外规定。这些都要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这种法律确定的休息日工钱不仅按照正常支付,如果休息日还要额外工作的话,工钱要多付一倍。”

  高勇停顿了一下,拿出一摞纸,让他们传阅,每人一张。后接着说道:“第二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我们三郡的官府正式分为三个部分:

  政务院,暂由我负责。下设商务部、教育部、人事部、民政部、建设部和警备部这六部,还有税务总局。各部设部长。此外的税务总局设立局长。警备部队正式由督军府划归到警备部管理,全权负责治安、缉捕以及日常检查等工作。

  法院,分为县级法院、郡级法院、州级法院以及最高巡回法院。县级法院法官任期5年,最多连任6次。郡级法院法官任期5年,最多连任5次。州级法院法官任期5年,最多连任4次,最高巡回法院大法官为终身制。上级法官由下级选出。鉴于目前的情况,我们准备推行县级、郡级还有最高巡回法院。

  检察院,分为郡级检察院、州级检察院以及最高检察院,各级检察官由各级议会提名,报经最高检察院和政务院人事部备案,经过审查合格后,经过本级议会和上一级议会选出。郡级、州级检察官任期5年,最多连任6次,最高检察官为终身制。

  候选官员中凡立过军功者、获得嘉奖者优先。同时官员尽量精简,我这有个好方法,诸公可以试行。假设一个部门需要六个人,那我们就用五个人去完成这六个人的工作,同时五个人可以获取五个半人的俸禄。

  如果有百姓举报哪个部门人浮于事,我就拿它的主管开刀,轻者撤销主管官员,重者全员裁撤决不姑息。告诉我们的官员与百姓不劳动者不得食,每个人只有工作才能够得到承认,才能够获得生存的权利。

  第二件事,督军府成立一年多了,运行的情况也非常的好。不过由于我们三郡需要开辟海上航道,因此我决定年后组建海军,由甘将军负责提出组建计划,并且督军府给与协助。计划完成后交给我看。没有问题后立刻开始执行,要尽快形成战斗力,因为我们很快就要用到海军。还有各位将军必须到奉天军校学习两个月,尽快熟悉我们三郡的军政体系,此后每年只要没有战事,就全都要定期回到军校进行学习,这是军令!听明白了吗?”

  “是!主公!”

  高勇望向门外说道:“因为很快我们就要打仗了。这仗不是我想打的,是别人逼得我们不得不反戈一击!”说着高勇看着众位将领笑了笑,继续说道:“我们这次的用兵对像是辽东的公孙度。这也是我所要说的第三件事,就在我们为了大汉安危在冀州与黄巾贼作殊死搏斗的时候,那个公孙度竟然勾结夫余、高句丽、三韩还有渔阳的公孙瓒向我三郡周围增兵,妄图将我三郡吞并。呵呵!只是人算不入天算,我三郡躲过了这一劫。但是居安思危,他们一定不会放弃进攻三郡的意图。所以我们要想办法摆脱这种被动的境地!”说完,沮授、戏志才还有荀彧马上眼睛一亮,高勇看到自己手下的谋臣如此厉害,感到很欣慰,接着说道:“下面我就先公布各部的首任官员,

  政务院:荀彧任政务参赞,协助都督管理政务院各部。

  赵胜任商务部部长,奉天大学商学院院长

  管宁任教育部部长,奉天大学校长;

  国渊任最高巡回法院大法官,奉天大学法学院院长;

  陈群任民政部部长。

督军府:沮授任督军参赞,协助都督管理督军府各部。

  戏志才任参谋部参谋长;

  高顺为奉天军校的名誉校长。

  郑浑为奉天技术学校校长。”

  说完这些,高勇看到了那些武将们的有些迷惑不解的脸,知道他们因为没有获得任何官职或者武职而感到担心,遂微微一笑对着全体将领说道:“各位将军切莫着急,你们的官职是武职系统,我这里已经准备好,不过这些武职却需要相应的战功,而且我保证全年的总收入只会比他们高而不会比他们低。将来还要靠在座的各位将军去保卫国家驱除敌寇,扬我中华天威!”座下众将刷地一同起身高声道:“扬我中华天威!”

  高勇看到众志成城,心里十分的激动。不过接下来说的话就没有几个人懂了,“诸公,我有一句话不得不说: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军不干政,政不扰军!军事决定政治,政治又是军事的延续!官府只考虑要不要打,军队只考虑如何去打!明白吗?”除了沮授、荀彧等几个谋臣的脸上露出的理解与激动的神色外,其他人虽然有些迷茫,确仍然坚定地回答道:“是,主公!军不干政,政不扰军!我等铭记于心!”

  随后新的行政体制开始运行,各个部开始组建并且试运作。大法官国渊开始在三郡进行巡查。

  几天后,高勇到政务院听取情况汇报。这次是在为政务院新建的办公楼内,这座办公楼是一座三层的钢筋水泥结构建筑。政务院主要高层围坐在桌边,首先由政务参赞荀彧介绍情况:“主公,去年我三郡共收得俘虏二十七万余,其中青壮一共十八万余,妇孺九万余。外地移民十一万余。加上三郡原来的人口一共七十余万。由于人口猛增一倍,致使如今我三郡每日的存粮消耗巨大,按照目前的速度计算,仅能够维持到今年六月。”高勇听着没有任何表态,然后就由商务部赵胜汇报:“主公,去年黄巾暴乱,导致我路经冀州的商路全部阻绝,幸得海路尚可勉强运行,我三郡的收入比前年有所下降,官办工厂共收入九千余万钱,商人税收为二千余万钱。不过现在粮价上涨得十分厉害,已经由最初的每一石30钱涨到了现在的300钱,根据商务部的估计今年还将继续上涨。不过,有几件事还需要注意一下,我海上商船队经常受到不明海贼的骚扰,索性目前还没有造成太大损失。”高勇点了点头,问荀彧道:“文若,去年我们结余多少?”荀彧拿出一张纸交给高勇,说道:“除去修路、筑城、建设房屋、官吏俸禄以及军队作战费用之外,还有节余二千余万钱。”

  高勇看着手中的报告苦笑着说道:“看来今年不好过呀!赵大哥,我们要尽量扩大海上商路,把商品卖到南方的扬州、荆州、益州等地,现在那里还算安定。我发现许多北方富户都逃难到了那边,不能够轻易放过他们。嗯……还要想尽办法扩大在三韩、高句丽以及夫余的买卖,尽量用我们那些没有战略价值如衣物、布匹等商品换回来他们的盐铁和粮食,越多越好。这样以后我们对他们用兵就会少了好多麻烦。我估计今年粮食会变成天价,我们也要早作准备,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此外除水泥、钢铁、军械之外的其他行业我们尽量保持现在的规模,鼓励民间开厂,并且可以给与适当的优惠,这个由你和荀大哥商定一下,然后呈报给我。在我们商人做买卖的时候也要注意宣传我们三郡,尽量多带些贫苦百姓回来,特别是那些无地的、穷困的、流浪的就算乞丐也行,告诉他们只要肯劳动就会有吃得有住的。还有荀大哥要通知建设部,今后我们要尽量在北方边境修建军民两用的新城,这些城我会派郡兵把守。赵大哥的海路就和甘将军商量着办,让他派海军护卫,既可以熟悉航路,也可以锻炼我们的新海军,必要时还可以诱敌以歼之!消灭那些敢于劫掠的海贼!”

  说完这些,高勇起身准备离开,刚刚走到门口,突然想起了自己那个时代的官员教育文体,于是转身对着荀彧说道:“百姓为国之根本,希望荀大哥发布公告给我们的官员,所有事情都要以百姓利益为先,官府尽量减少人员数量,同时适当的提高薪俸,在定期对官员进行培训考核。关于人口、土地、税收、支出要尽量的详尽准确,越精确越好。此外,在资金允许的情况下,优先满足教育和科研的费用。你们也不要太累了,我不是说工作六天就要休息一天的吗,你们要给下属做个榜样。”

  说完高勇哼着:“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有猎枪!”乘上马车赶往督军府,准备讨论对付公孙度的事情。

  这公孙家是辽东大族,其父是公孙延,本来因为在襄平犯了案,隐居玄菟郡。后来公孙度在家族势力的帮助下,花钱弄到了辽东郡太守的位置,当然是走张让的路子。本来公孙度想要将辽东、玄菟一起买下,怎奈碰到了肯花更大价钱的高勇,于是花掉了能买两个太守的钱却仅弄到了一个辽东郡太守。他与高勇几乎是同一时间上任,一样的先对当地土豪恶霸开刀弄到了大笔钱财后,又买下了乐浪郡太守的官印,至此成为了与高勇并列在辽东一带最大的势力。一年多来,公孙度苦心经营,两郡人口有三十多万,实力不容小视。后来看到高勇治下百姓生活渐渐富足,许多辽东百姓举家前往三郡,就对高勇又气又恨,更打算趁高勇出兵进攻玄菟。

  按照历史上记载,这公孙度是在189年因为徐荣的举荐而获得的辽东郡太守,没想到,因为高勇的到来而起了变化,居然提前作了太守。高勇也发觉到这一现象,离自己越近变化就越大,好在历史的大方向还没有改变。

  督军府坐落在奉天城东区,也是一座三层钢筋水泥结构建筑。不过确有一个十分醒目的标志:两把剑交叉着放在金盾的前面,盾的上面还有一只张开翅膀展翅欲飞的雄鹰!这是今年一月一日开始正式推行的新军军旗上面的图案,高勇命人用黄铜、精钢铸成,黄色的盾、镶着宝石的银白色长剑还有那黑色的雄鹰。

  鹰的目光锐利警惕四周,这表示军队要时刻注意危险的存在,做好随时战斗准备;金盾代表了保卫国家的坚定决心和强大的实力;长剑代表消灭一切侵犯敌人,开疆扩土,是国家强大的象征!高勇给三郡新兵手册的第一页上就印着:热血男儿当自强,开疆扩土显锋芒。保家卫国安社稷,中华天威传四方!

  通报过后,高勇直接进入会议室。片刻之后戏志才、郭嘉、沮授以及没有参加培训的高顺、乐进一并赶到。高勇看到众人都坐好后,开口说道:“去年九月我三郡曾经经历了一次危机,四面被重兵包围。幸得留守的诸公努力才将之化解。但是他们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不久之后定然会卷土重来。因此我们要未雨绸缪,提前做好部署。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下面就请戏参谋说一下敌方情报,然后将参谋部制定的相关计划拿出来,我们一起讨论,查缺补漏。好,现在开始!”

  随后会议室大门被关好,无关人员迅速撤离,戏志才起身来到台上,拉开身后的幕帘说道:“各位请到台上来!”随后众人围在一个制作精良的三郡、辽东郡以及乐浪郡的沙盘周围。高勇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沙盘,不由得心喜的赞道:“想不到我只说过一次,戏参谋就已经制作出来了。”戏志才笑着说道:“这多亏了我们三郡商人,是他们提供的许多情报帮助了我们。”

  之后戏志才开始介绍辽东乐浪两郡的军备情况:“辽东、乐浪两郡共有人口三十一万。士兵共八万,其中骑兵一万五千。根据五天前的最新情报:襄平守军二万;镂方一万五千;提奚一万;浑弥五千;一万五千骑兵驻扎在西安平;东沓五千;新昌一万。镂方兵力用于对付高句丽,提奚兵力用于防备三韩。公孙度手下有鲜于甫、窦安两员大将。鲜于甫此人颇有谋略,善于谋划。”

  说完,望向沮授,沮授会意说道:“参谋部制定的作战方略就是:在乌丸、夫余和高句丽三个方向进行防御,然后将主力调动到辽阳一带。如果公孙度前来进攻,我们就只能够逐步诱敌深入、扰敌粮道,然后在辽阳城下将其歼灭。”

  高勇听完严肃地说道:“这个方案仅限于我们几个人知道,不得告知其他人。保密胜过一切。好,继续吧!”

  恰在这时,一个士兵急匆匆跑了进来,“报!这是最新的情报!”

  高勇接过打开一看不由得面色沉重起来,其他人看到后不知发生是什么事情。全部看完后高勇将其交给了沮授,说道:“计划赶不上变化。那公孙度已经开始向襄平增兵,现在西安平的骑兵已经到达襄平,同时还有其他地方的军马正在赶向襄平。看来我们的计划要改变了!”

  看过情报,沮授有些担心地说道:“公孙度开始向襄平增兵,莫非是要在春播前进攻我三郡?”戏志才看着沙盘细细思索,突然说道:“他将西安平的骑兵调过来,这就说明一点:他已经和高句丽韩达成了某种协议!你们看!”戏志才用手指向高句丽与辽东郡交界的地方,“这西安平乃是辽东郡与乐浪郡之间的咽喉,历来都要放置重兵镇守,现在竟然抽调出来……我担心高句丽很有可能也会一同出兵!”

  高勇看着沙盘沉思片刻,突然想到了一个最坏的情况:“最坏的情况就是三韩、高句丽还有公孙度勾结在了一起!”

  沮授听完,看着沙盘考虑了一会说道:“看来凭我们现在的力量主动进攻是不可能了,只能够在防守中消耗敌人,然后再寻找战机。为了不让公孙度有时间再像上一次那样联络夫余、乌丸同时来攻,我们需要先引诱公孙度首先来攻,给与其毁灭性打击。然后利用我们军队较快的移动速度,再消灭高句丽的入侵军;依次而行,关键就是要让他们不能够同时出兵!”

  “妙!”听到这种战略,高勇想起了那个统一东北创立大清雏形的努尔哈赤,他曾经采用这种方式击溃了明军的数路进攻。高勇忍不住高声赞道,:“任它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利用我们的机动快速的长处打他们的时间差!”

  高顺突然问道:“那如果出现了特殊情况,比如说我们的主力无法及时赶到,又该如何?”

  “那就只好放弃一部分边城,利用我们的高大城墙进行逐级防御以此来拖住敌人,争取时间!”高勇想起了毛主席的战略思想,继续说道:“记得有位大贤曾经说过:消灭敌人就是为了保存自己,保存自己就是为了消灭敌人!所以我们要想办法保存自己力量的同时更多的消灭敌人!”

  戏志才说道:“这一仗不好打啊!”众将都侧目相望,戏志才接着说道:“这一仗难就难在兵力集结问题。我们要在四个方向防守,高句丽、乌丸、夫余还有渔阳,这四个方向至少要五个团的兵力。扣掉后能够用来作战的兵力只有一万三千多人,而那公孙度至少会用五万人进攻,这样的悬殊兵力还要要求速战速决,是有相当难度的。”

  将领们有的点头,有的摇头,这时乐进说道:“既然不能够速战速决,那我们可不可以利用骑兵进行大范围的迂回作战,必要时深入敌后,扰敌后方拖住他们。”高顺也说道:“我们也可以用船将士兵运到浑弥附近海岸,偷袭防守薄弱的浑弥。”

  沮授眼睛一亮,“那我们在正面就要牵制住公孙度的主力,还在后方实施偷袭,不过同时也要防止他们的偷袭。”高勇听完,心中十分的畅快,“听到诸公的设想,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话:釜底抽薪,在运动中打歼灭战。虽然整体上我们兵力处于劣势,但是我们可以在局部战场上创造兵力的相对优势。但是这偷袭浑弥乃是一招险棋,我还需要再想想。”

  这时众人齐呼:“主公大才!”这时列席的郭嘉看了看沮授,好像是有话要说,高勇看到后,示意他可以说出自己的看法。郭嘉获得了肯定,说道:“既然我们要将公孙度的主力尽数吸引过来,造成他的后方空虚,那我们何不给他吃颗定心丸。”

  高勇好奇的问道:“什么定心丸?”郭嘉马上说道:“我们可以示敌以弱,同时让我们的密探在高句丽、三韩散播谣言,就说我们现在新政出现了问题,让他们认为有机可乘。这样他们一定会鼓动公孙度率先出兵,并且还有可能组成联军,这样我们可以造成他们之间的误会,如果按照高将军所说派兵偷袭浑弥,就说是高句丽与我们定下了盟约。这样就不愁他们不出问题!”

  戏志才说了句:“果然是妙计!这样一来还可以将高句丽方面的威胁减到最小,毕竟无论他们那一个单独出兵都没有多大的胜算!思前想后也就只有走联合的一条路!哈哈!主公有奉孝相助,何愁大事不成!”

  会议结束时,高勇对众人说道:“诸公可以到郑浑钢铁厂找郑浑,请他为诸位每人打造一件兵刃!”众将大喜,纷纷表示感谢。

  不久,三郡内部文武不合的消息在三韩、高句丽和辽东开始流传。说什么武将、文官各成一派,每天见面就会互相谩骂,士兵斗志涣散,训练懈怠。起初,襄平的公孙度仅是调集重兵,然后准备与高句丽联手一同出兵,两面围攻高勇。而对于这样的消息根本不信,听到有人报告也就一笑了之。可是不久说这件事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真,而且自己在三郡的探子也回报说有这么一回事。那公孙度大喜,招来众将商议。会议厅内气氛热烈,有的人说:“主公,我们就此打过去,高勇那玄菟顶多不过两万人,我们只要派出四万人马,就可以杀他们个片甲不留!”也有人说:“主公,目前时机尚不明朗,三韩、高句丽的态度也很暧昧,不如先派人去打探一下情况。”

  公孙度笑了笑,说道:“等你们想到,我早就不知错过了多少次机会了!告诉你们,三韩、高句丽都是一样,也在考虑要不要去吃高勇这块肥肉。我们可不能够让他们抢了先!”鲜于甫突然出列说道:“主公,我认为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想那高勇大战乌丸、黄巾,更在冀州收得俘虏无数,实力不容小觑,我认为这可能是他们的一个阴谋。”

  “哈哈!无妨,不过你说的也不无道理,那我们干脆也拉上三韩一同讨伐高勇,然后让他们先消耗高勇的实力,我们坐收渔翁之利,岂不快哉!哈哈!”鲜于甫听着摇了摇头,低声道:“只怕那三韩和高句丽也是这样想的,到头来还是让高勇那贼坐收渔翁之利啊!”

  奉天城督军府,高勇看着情报部送过来的情报说道:“看来,公孙度、三韩、高句丽已经勾结在一起了。更没有想到,乌丸和夫余也要来凑热闹。”戏志才说道:“是呀,这乌丸是来复仇的,那夫余是来浑水摸鱼的,而且我认为他们极有可能会在公孙度之后开始进攻,这是一场想当难打的仗阿!”

  高勇同意道:“没有错!”随后就独自一人来到督军府楼顶的平台上,看着满天的乌云,感受着凛冽的寒风,不由得想起了庞德公的那句话,对着苍天喊道:“暴风骤雨终会过,守得云开见晴天!”

上一页 (2/2)字

本文人物标签:公孙度 沮授 荀彧 管宁 太史慈 戏志才 国渊 高顺 薛兰 黄忠 

上一章:13. 南下访贤

下一章:15. 激战辽东

触屏版 | 电脑版